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沈重悼念身患癌症去世的堅強母親尹敏

January 10, 2022

中國人權按:「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尹敏在與肺癌病魔抗爭了7年後,於2021年9月28日下午4時左右在北京的海軍總醫院去世,享年77歲。尹敏的兒子葉偉航,在1989年的「六四」屠殺中於木樨地車站附近遭槍擊死亡,時年19歲。尹敏與「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為給遇難的親人尋求公道、伸張正義,數十年來不斷向「兩會」及國家領導人發出公開信,提出公正解決「六四」的三項訴求:「真相、賠償、問責」,但至今未得到任何答復。「天安門母親」群體中已有60多名成員未能等到「六四」屠城慘案得以昭雪、正義得以伸張這一天的到來。以下是「天安門母親」群體悼念尹敏的文章。


沈重悼念身患癌症去世的堅強母親尹敏
天安門母親群體

2021年過去了。2022年展現在人們的眼前,在人們欣喜地迎接新的一年到來而歡呼時,我們的心卻始終是沈重的,因為我們群體中又有一位母親過世:尹敏,身患肺癌與病魔抗爭了7年,想要親眼看到「六四」屠城慘案得以昭雪、正義得以伸張這一天的到來,但終未能實現這一心願,帶著無盡的遺憾,於2021年9月28日下午4時左右在北京的海軍總醫院撒手人寰,享年77歲。

1989年6月4日,在發生於中國首都北京的軍隊屠城慘案中,尹敏失去了年僅19歲的兒子。他的名字叫葉偉航,北京57中高三二班的學生、班長,當時正在準備高考在家復習。在丁子霖女士所著《尋訪六四受難者》一書中對於葉偉航中槍這樣寫道:「1989年6月4日凌晨,葉偉航於木樨地車站附近遭槍擊,4日凌晨2時許死於海軍總院。他身上連中三槍,一為左臂貫通傷,一為右胸封閉傷,一為後腦部閉合傷,很顯然,那後腦部的一顆子彈是致命的。」

當年木樨地是長安街上軍隊屠城的重災區,密集的子彈讓很多鮮活的生命倒下,致使這樣一位尚未踏入社會的中學生身中三槍,連與愛他的父母再見一面的機會都沒有就離開了人世。得知他的噩耗,他的父母淚流滿面、心如刀絞,一個家庭從此再無歡樂可言。

他的父母曾在海南工作過一段時間,他的母親將他的骨灰分出一部分帶到海南,母親來到海邊,手捧鮮花,將鮮花連同兒子的骨灰一起撒向大海,面對大海的波濤將骨灰和鮮花漸漸推向大海的深處。她泣聲說道:「刻骨銘心的痛苦日子,今天為我失去的航兒祈禱!爸媽到瓊州海峽將鮮花撒向大海,讓大海的波濤帶去我們無盡的思念,讓你在鮮花的陪伴下和著大海的濤聲與我們共同度過這難忘的日子。」余下的骨灰一直放在家中陪伴著他的父母,他們不捨得將他的骨灰葬入冰冷的土地中,言明他們去世後將會和兒子一起合葬。

心沈重、淚無盡,讓我們永遠記住這位剛剛步入青年之列的年輕人。

葉偉航是一個品學兼優、思想深沈的孩子。離開家時,桌子上放著他正在復習的書,攤開的書頁是魯迅先生所著的《紀念劉和珍君》。書桌上放著他留下的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應該笑著面對人生,不管一切如何」。

尹敏是我們群體中年齡比較小的母親之一,她原是公安部的醫生,而後進入中國一家報社工作至退休。她為人正直、勇於擔當。90年代,自加入天安門母親群體之後,她為群體做了很多事情,尋訪了多位遇難者親屬,並給與這些難屬力所能及的幫助和安慰。從1995年開始,群體以遇難者親屬身份向人大常委會發出公開信,她都是簽名者之一。自此,只要是群體聯署簽名,她都是堅定的簽名者。

「六四」慘案15週年祭時,她和張先玲女士一起去最高人民檢察院遞交群體的公開信,由此成為公安監控的對象;反對武力鎮壓「八九學運」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2005年去世時,她是8名遭到公安軟禁、監控的難屬之一。

2013年夏,由趙廷傑先生提議,蔣培坤先生、丁子霖女士、張先玲女士合議,決定成立由當年慘案中失去丈夫的妻子為主的服務團隊,為難屬們服務,尹敏是服務團隊中唯一的一位母親,同時當以大任。

2014年,「六四」慘案25週年時,原本難屬們準備了集體祭奠活動,因為政府公安的阻擾而沒有舉辦成功。服務團隊成員分別不同程度地遭到了公安的騷擾和監視。公安幾次找尹敏,追問捐款下落,她面對淫威,毫無懼色,氣憤地流淚拍案而起,義正詞嚴地說道:「我的兒子被無辜打死,這麼多年我們是怎麼度過的,你們知道嗎?!我們從沒有快樂過,至今也未見政府的過問,不見你們的同情,你們的良心在哪裡?告訴你們捐款不在任何難屬手裡,在具有愛心的人手裡!」

作為一個母親,她把對兒子的愛和思念全部投入到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事情中。2013年秋,她和其他服務團隊的成員一起去看望家在外地、孩子因在北京上大學而遇難的難屬。每年在北京的難屬新春聚會,她是組織者之一,以母親的身份與難屬們親切交談。

2019年「六四」慘案30週年祭,尹敏代表參加集體祭奠難屬們宣讀由丁子霖女士寫的30週年祭文《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立交橋等一派‘繁榮’景象所掩蓋,但大屠殺的鐵的事實已鑄入歷史,任何人都抹煞不掉,任偌大的權力也改寫不了,任何等巧言簧舌也無法抵賴!

「……」

「至愛的親人啊!今天,我們克服了重重阻力,得以聚集在一起默默地祭奠你們。卅年了,還沒有為你們討回公道,還無法讓你們安息,我們無比愧疚,能做的就是堅守住‘三項要求’的底線,維護生者與逝者的尊嚴,保持難屬群體的獨立性,做堅定的守靈人,做堅定的守望者!

「讓鮮花與燭光給予英靈們些許溫暖與安慰吧!願黎明早日到來,上天護佑我中華民族!」

2019年3月,在「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舉行的「六四」30週年悼念親人祭奠活動中,尹敏念《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公開信


尹敏抱著葉偉航的照片

尹敏宣讀祭文的聲音鏗鏘有力,感染著在場所有難屬的心,所有人都不會忘記發生在十里長安街上的大屠殺,不會忘記自己的親人在不同地點倒下時血跡斑斑的身影,不會忘記見到親人屍體時那種痛徹心扉的痛,一切恍如隔日,歷歷在目,撕裂著每個人的心,這是一道永遠無法愈合的傷口。

尹敏是一個堅強的母親,她很要強,雖然身患癌症,但鮮少有人知道她是一位癌症晚期患者。她在難屬們面前永遠是面帶笑容、性情爽朗、衣著合體、幹練,從沒有以病容出現在大家面前,因此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大家感到震驚不已。因疫情,難屬的新春聚會暫時不再舉行,故而「六四」30週年宣讀祭文的聲音也成了她留在難屬群體中最後的聲音。

尹敏,也許是你的意願,也許你是想追尋兒子的蹤跡,你和兒子在同一家醫院離世。30多年來你說與兒子總能在夢中相會,彼此訴說著母子之間想說的話,願你能達成心願,和兒子在天堂再相聚。

願堅強的母親尹敏安息!

天安門母親群體
2022年1月9日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