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陳維健:地攤經濟人間煙火

2020年06月11日

——場瘟疫使本來已經下坡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雖然習近平還在做他的帝國黃樑美夢,但李克強等務實幹部不得不考慮平民的吃飯問題了。現在乘經濟危急,出了一個地攤經濟的主意即被否定。當年劉少奇的「三自一包」搞活農村經濟,被毛批為資本主義復辟最後慘死的下場。李克強會不會又是一個劉少奇。


李克強在「兩會」上對目前的人民生活水準說了一句大實話,中國有6億人生活在月一千元的水準上,按聯合國貧困線人均每天兩美元算,基本是在貧困線上。說出這句實話後,在山東煙臺考察時表示:「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一樣,是中國的生機。」

此話一出全國各地攤蜂擁而現,隨後就是媒體鋪天蓋地的有關「地攤經濟」的報導。中央政府6月3日轉發了「21世紀經濟報導」的文章,「一夜之間,10萬人就業!」地攤經濟火了:中央文明辦發文稱,在今年全國文明城市測評指標中,不將占道經營、馬路市場、流動商販列為文明城市測評考核內容。幾年來被城管血腥暴行被逼淡出人們生活的地攤,重有回到人們的生活。李克強的指示其意義對城市平民來說,不下於當年農民分田到戶,使饑餓的農民有了飯吃一樣。

當然地攤經濟並不是李克強的發明,地攤古而有之,中外皆然。西方發達國家的跳蚤市場,周日市場,亞洲國家的夜市比比皆是,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也是從地攤開始的,當年首先打破鐵飯碗的人,都是以擺地攤而成萬元戶,最後發展到跨國公司的也不乏其人。一場瘟疫使本來已經下坡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雖然習近平還在做他的帝國黃樑美夢,但李克強等務實幹部不得不考慮平民的吃飯問題了。

三十多年的經濟發展,近幾年來被習近平的倒行逆施搞得所剩無幾,中國又回到毛時代的經濟,毛死鄧小平不問姓社姓資,不管白貓黑貓會拖老鼠就是好貓,一下子把中國經濟搞活,隨著進入世界經濟體系,中國經濟開始了騰飛。但是李克強不是鄧小平,他既沒有鄧的膽識,也沒有鄧的權力。果真他的地攤經濟火了沒幾天就被否定挨批。中宣部下令媒體網站刪除有關地攤經濟的報導,中央文明辦的地攤經濟檔也被作廢。北京市直接打臉李克強,說北京有自己的城市功能定位和管理要求,若「游商滿街」,不利樹立首都和國家良好形象。央視也發熱評稱:李克強的地攤經濟,令到各地城市管理「功虧一簣」。

北京反對地攤經濟打頭陣,自有他的出處。幾年前習近平的幹將蔡奇新官上任三把火,都是沖著民生來的,首先定義低端人口趕出北京,使上百萬的民工一夜間被拋到了街頭。又以影響政治氛圍拆毀商店的看板,所謂的整治天際線。又逼民改變取暖方式,「煤改氣」。李克強的地攤經濟,人間煙火等於否定了北京市委的做法。對李克強如此不留情面的叫板,除出來自習近平的親自命令還會又誰。李克強已經是中國歷屆最無權的總理了,疫情期間雖然擔任了疫情領導小組組長,但有職無權被親自指揮親自領導的習近平架空。現在乘經濟危急,出了一個地攤經濟的主意即被否定。值得回顧的歷史是,當年劉少奇 的「三自一包」搞活農村經濟,被毛批為資本主義復辟最後慘死的下場。李克強會不會又是一個劉少奇。

地攤經濟雖然救不了中國的經濟,但畢竟是城市平民的自救,但是打著盛世中國,小康生活的習近平,卻連這一條煙火活路都不給。百姓沒有活路,只有二條路;不是受饑挨餓,就是揭竿而起。李克強這些還有稍許良心務實官員也是二條路;不是忍氣吞聲,就是拍案而起。

最近許潤章教授再次發文;「夠了,這發黴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無恥的歌舞昇平、骯髒的鮮廉寡恥;夠了,這驍驍漫天謊言、無邊無盡的苦難;夠了 ,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党國體制;夠了,這七年來的荒唐錯亂、一步步的倒行逆施;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是的夠了,受夠了,不能再受了。既然容不下稍許良心,稍許務實,稍許人間煙火,那麼只有徹底推倒重來,涅槃新生。
 

——轉自北京之春(2020-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