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New!
2021年,香港當局以防控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為由,連續第二年禁止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年度燭光守夜活動——香港人自1990年以來,每年6月4日都聚集於此,紀念在1989 年民主運動中遭「六四」鎮壓的受害者。警方還向全市派出了7,000名警察,以防止人們「非法」聚集。但香港人找到很多方法來繼續進行紀念活動——把點燃的蠟燭放在消防栓上;在牆上塗鴉;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等等。 以下是2021年6月3日至4日攝自 香港 街頭和 紐約市 的紀念場景。 香港 香港北角一茶餐廳餐牌 民眾為平反六四簽名請願 香港街頭手持蠟燭、點亮閃光燈的民眾 香港街頭點亮閃光燈的民眾 紀念六四的街頭標語 紀念六四的街頭標語...
New!
32年前,中國共產黨的強硬派面對人民的呼聲做出鎮壓的冷血決定,動用軍隊與人民為敵,殺戮和殘害手無寸鐵的和平抗議者,壓制中國公民要求為建設一個健康的社會創造基本條件——廉潔政府和政治自由化的呼聲。抗議者和旁觀者被服從上級命令的士兵射殺,有的頭部、有的胸部、有的背部中彈;有的被追進衚衕後被用刺刀刺殺,還有的被碾死在坦克下。 鎮壓期間,有人目睹到這樣一個場面:一群人淚流滿面地抬著一個年齡不會超過10歲的男孩的屍體,男孩身上滿是槍眼,臉色慘白地躺在那破舊的木板上,人們把他的屍體置放在一隊軍車前併發出憤怒的聲音。該男孩叫呂鵬,才9歲,是迄今為止已知最年輕的「六四」受害者。...
New!
以下引言來自因參與2020年在香港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活動而被起訴或被定罪的香港人。
New!
心情沈重,2020年我們群體又有兩位難屬去世,離世難屬增加到62位。 陸玉寶( 陸春林 的母親) 1989年「六四」慘案遇難者陸春林,男,27歲,系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86級研究生。1989年6月3日夜,在木樨地被戒嚴部隊射殺,子彈從後背擊中肝臟,背部留有一個彈孔,子彈未穿出,屍體送到阜外醫院。臨終前,將身上證件交給行人送回學校,由校方領回屍體火化,骨灰葬在江蘇老家自家桑園內。 陸春林的母親陸玉寶,2019年10月因摔跤,顱內出血,送至醫院搶救。後回家由女兒和女婿照顧,終因病情嚴重,年老體衰,於2020年1月去世。由於疫情,他們沒有告訴我們,我們是在2020年年底才知道她在年初已經離世。...
New!
中國人權按 :在「六四」慘案32週年之際,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祭文《我們的信念與堅守永遠不會改變——「六四」慘案三十二週年祭》,以及兩名難屬逝世的《公告》。祭文內容如下: 我們的信念與堅守永遠不會改變——「六四」慘案三十二週年祭 天安門母親 1989年6月4日,和平時期,在執政當局領導和指揮下,中國人民解放軍肆無忌憚地在首都北京十里長安街上出動坦克、裝甲車以及真槍實彈的士兵向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北京市民開槍、碾壓、甚至毀屍滅跡!使得一些遇難者家庭當親人離開家後,再無任何消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 這一毫無人性舉世震驚的慘案,令人瞠目結舌,無法接受。...
「天安門母親」創始成員丁子霖委托 中國人權 發表《致友人》公開信。全文如下。 致友人 本人在此衷心感謝各位朋友在我們親人遇難後的30多年漫長期間內所給予的人道救助,尤其是在我1994年初曾以個人名義向國內外友人發出過人道救助呼籲以來,迄今爲止未曾中斷的救助。 現如今絕大多數遇難者的老父母均已謝世,遺孤們也已長大成家就業。是你們的義舉幫助我們這些蒙難家庭度過了最爲艱難的時刻。 目前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肆虐,大多數的捐款者也已年届退休。因此,我懇切地請求你們中止給我們難屬——天安門母親群體人道捐款,這項人道救助活動早就應該畫上完美的句號了。 我將永遠銘記你們的愛心,幷堅信你們的義舉必將爲歷史銘記。...
——鄧小平就是一個「進化了的獨裁者」,在香港問題上,他提出「一國兩制」並保證50年不變,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變成中國內地的一部分。習近平一改鄧小平路線,「加速」進行香港的內地化過程,從強調「一國」高於「兩制」,摘下了「一國兩制」的假面具,結果是喚醒了港人的警惕,開始了大規模的激烈的街頭抗爭。
——劉曉波的死亡是一個象徵,象徵著在暴政肆虐之下一代又一代人的受難,象徵著中共專制政權對人類正義和良心的極大嘲諷,象徵著西方對華綏靖政策的道德污點和政治惡果。他的生命與死亡,已經超越了政治博弈和利益計算,它將在人類精神和人性尊嚴的緯度上,向我們每一個人進行持續的拷問。
——曉波寫過一篇文章《超越始於恐懼》,承認恐懼,並進一步論證人類為了擺脫恐懼,才去超越的,沒有恐懼,人類就只能平庸。中華民族自「六四」後真是被恐懼魘住了。如今這個「喪魂失魄」的民族什麼都有了,就是沒有「膽」了。這一點,正是劉曉波存在的歷史意義。
——中國災難的根源,就是當權者擁有了最高權力還不夠,還要把這種權力變為終身的獨裁權力,六四的災難、香港的災難和正在來臨的經濟危機,都是這種腐朽帝王思想的產物。在六四31周年來臨時,全世界都意識到,已經到了消除中國皇冠的時候了。

頁面

訂閱 六四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