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問責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已經連續30年、每年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當局的禁止;數十年來,紀念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遭「六四」軍事鎮壓的犧牲者的和平集會每年至少有數萬人參加,有些年份參加者多達15萬甚至20萬人。 「作為在中國唯一能夠大規模表達要求對手無寸鐵的平民死亡問責和可以公開舉行紀念活動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專制党國的強制失憶和審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禁令的發出之際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嚴重打擊,以及本應受香港法律和國際法保護的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受到破壞之時。」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絕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申請,稱集會「...
——今天,世界已經陷入巨大的災難,抗爭已經變得更困難更有風險。但世界也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驚覺更清醒,更加認識到中共專制制度的嚴重危害。在紀念“六四”31周年之際,我們堅信,自由必勝,專制必敗。
——時間會流逝,記憶會淡漠,但雕塑會紀錄下今天發生正邪對決的每一個悲壯和英勇。香港的手足們,你們的犧牲不會被忘記,雕塑就是你們歷史的勳章!香港黃絲手足們,你們的抗爭得到了所有熱愛自由民主的人們的堅定支持。我們一直與你們站在一起!直到勝利!​
——香港員警以前是非常優秀文明的執法部隊,但現在已淪為港共政權鎮壓機器,面目猙獰,殘暴兇狠,形同德國納粹党衛軍。維持了30年的維園萬點燭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壓,但我們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會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維園,那就讓我們在自己身在之處,燃起一枝燭光吧。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就在世界各國全力抗擊世紀瘟疫之際,香港局勢急遽惡化,中國當局借兩會之機公佈了「香港版國安法」。此前,當局已經打出一套組合拳,為該法造勢掃清障礙。先是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甯出來放風,聲稱在香港回歸後,「國家安全始終是突出短板」, 「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1] 接著,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銘、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參加香港反送中運動遊行集會。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舉中把親民主派立法委員關在門外不許投票,讓親北京的李慧瓊當選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淪陷,「一國兩制」壽終正寢。 中國之所以不顧臉面,悍然踐踏香港法治體系,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精心籌劃,...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其妻許豔在下文中再度為丈夫發出呼籲。文章說,余文生律師曾在2018年“兩會”前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他卻仍然被非法羈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家人一直無法得知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身體狀況怎樣。文章還介紹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長環境,及他如何成為維權律師,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銷執照的經歷。許豔也講述了自己為丈夫維權而遭迫害的經歷。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呼籲中國當局依法辦案,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
——當前中共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已經立在危崖前,林鄭政府呼風喚雨的日子也不長了,全為人父母者,都不能對林鄭政府的險惡用心袖手旁觀,我們要堅決抵制國民教育,拯救我們的孩子,永不退縮,永不放棄!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香港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六四”三十一周年來臨前夕,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髮起“六四三十一年”公開信連署行動,呼籲年輕一代繼承八九民運對民主價值的追求,同時表示不承認中國政府執政地位,強調人民有選擇的權力。

頁面

訂閱 政府問責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