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共產黨

New!
——加速的第一推手是當今集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他被稱為「總加速師」,實乃名副其實。他在一系列問題上的誤判,如隱瞞疫情,實施戰狼外交和口罩外交,強推《香港國安法》等等,事實上已經加速將中共帶入困境。
New!
——中國真的要走向現代民主政治,有八個字:「去習」——首先要請習下去,打破目前這個僵局;接著就是「非共」;第三,我們現在的制度必須要變革。「變革」而不是「改革」;還有兩個字,「和平」”。我不希望中國的政治變革過程是血腥屠殺的過程,希望它是一個和平的過程。
——中共如果不停止習近平的倒行逆施,就只能滅亡,並且連累國家陷入崩潰,將人民推入水深火熱之中。而制止習近平胡作非為的機會,就是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如果確實更無一人是男兒,北戴河會議就會風平浪靜,之後大家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中美關係是回不去了,只會越來越糟糕。現在,美國並不想從中國獲得經濟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國並存,而是徹底把中國當作自己的敵人。中國現在開始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可能為時已晚,美國人失去了對中國的信任。
——7月,美國對中共的政策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這個政策得到了兩黨高度一致的支持,不可能因為選舉的原因導致政策轉變。中共利用武漢肺炎大流行而加強的戰狼外交,也在這個新形勢下放慢了腳步。這是在觀望猶豫,在等待美國大選出現中共所希望的結果。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無論採用何種程序,無論法律內容如何,即將推行的香港《國家安全法》之合法性都遭到嚴重懷疑。制定此法律顯然違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與為了執行協議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一九九〇年通過的《香港基本法》。這部即將頒布的法律主要法外特徵是在香港公開設立中國秘密警察辦公室,而比起立法制度與司法制度的變化,這可能對香港社會造成更大的脅迫影響。
「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共產黨的意志,而共產黨的意志則會通過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走過場、舉手錶決後成為國家法律,共產黨對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是黨魁對這個國家的統治……習近平既然掌握中國政府的一切權力,就應該對中國政府的一切作為承擔責任,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習近平在疫情中的責任 只會伏地跪拜權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隸的民族。 中國人有能力、有權利追究政府的責任,有能力、有權利追究執政者的責任。 爆發於2020年初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時間內就席捲全球100多個國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確診病例已近430萬,死亡人數已近30萬。...
——從修憲開始,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政治僵屍了。一個人、一個主要領導可以憑著他掌握了刀把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員貪腐。黨內已經沒有任何人權和法治保障黨員幹部的權利。當務之急,換人這是第一條。
  • Luo Huining. Photo: Handout
新年伊始,一直傳得沸沸揚揚的香港中聯辦主任易人一事終於被證實了。北京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上換馬?我的解讀是,香港亂局已經持續了半年多,北京急於想要翻篇,營造一個「新年新氣象」的局面。王志民因誤判送中條例、特別是區議員選舉的形勢下臺,成為替罪羊。其實除了中聯辦外,北京在香港還有很多收集情報信息的渠道,比如國安、軍方、統戰部等系統在香港都有眼線。應該說,誤判形勢的不只是中聯辦,也包括北京最高當局,結果掉進了中共信息控制、自我循環放大的坑裡,自食其果,讓王志民背黑鍋。 至於之所以選擇駱惠寧接任,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駱儘管毫無港澳和外事工作的經歷,也不會粵語和英語(只短期進修過),但共產黨的傳統歷來是「...

頁面

訂閱 中國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