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羈押

New!
2021年6月2日,上海居民韓忠明從外面回家時,在家門口突遭8個身強力壯者強行拖上車,韓忠明大聲呼救,這些人就將韓忠明頂壓在車上,還給他套上黑頭套。鄰居問這幫人憑什麼強制把人帶走,被告知是三林鎮政府雇傭他們抓的,怕韓忠明在建黨一百週年時向上級部門狀告三林鎮政府。韓忠明家人立即打110報警,但閔行區浦江鎮警所就是違法不出警。家人向相關部門多方求告,依然無法獲知韓忠明被關哪裡;撥打三林鎮總機電話欲找鎮政府官員討說法,總機就是不肯轉接領導辦公室;最低層的政府辦事處,也如同中南海層層設防、難以進入,嚴密的鋼欄和看守,老百姓見基層領導都難於上青天。 韓忠明因2001年私房動遷問題不得解決,...
2021年1月21日下午,在與外界失去聯繫392天之後,北京「新公民運動」發起人丁家喜終於獲准在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看守所通過視頻遠程會見了其代理律師彭劍。丁家喜告知律師,在山東煙臺被指定居所監視期間遭受酷刑,長期遭剝奪睡眠,其中有7天7夜由5名警員輪流審訊;有半個月,每頓飯只是四分之一個饅頭;還有一周,被限制飲水,每天僅600毫升。 2019年12月初,許志永、丁家喜等公民和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12月26日當局對參與和涉及此次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指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尋釁滋事,丁家喜當日在北京被山東警方帶走,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21年1月21日下午,在與外界失去聯繫371天之後,北京「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終於獲准在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看守所通過視頻遠程會見了其代理律師梁小軍和張磊。許志永告知律師,在北京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曾有10天被剝奪睡眠(每天睡眠只有2至4個小時)。臨沭縣看守所中的條件比較差,每人的伙食每頓只提供1個饅頭,但他可以在看守所裡面購買食物。 2019年12月初,許志永、丁家喜等公民和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12月26日當局對參與和涉及此次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指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尋釁滋事。許志永於2020年2月15日在廣州被抓捕,次日被押回北京。...
  • Chang Weiping
2020年10月22日,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在發出講述其遭遇的視頻聲明僅僅6天后,就被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人員帶走;當晚,其妻接到寶雞市國保電話,被告知常瑋平因違反法律被監視居住。 常瑋平律師因參加2019年12月在廈門舉行的討論律師職業困境和社會熱點事件等問題的聚會,而於2020年1月12日被監視居住,其間曾遭受連續10天坐老虎凳的酷刑,後於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處以為期1年的取保候審。在過去近10個月中,常瑋平以「趣寶日誌」為題將自己取保候審的生活日誌做成短視頻發在YouTube上。以下是常瑋平律師于10月16日發佈的《 趣寶日誌211 》視頻陳述的筆錄。...
——我不是斤斤計較的人,否則永遠無法走出生活的陰影。脫離苦海的根本不是身在何處而是心在何處,只有心從那段陰暗的經歷壓迫中徹底解放出來,人才能真正地脫離苦海。
——「官派律師」現象正在以我們看得見的速度和頻率增加,正在成為中共政權壓制公民權利、打擊異議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國際組織和國際媒體能夠持續關注這個現象,並一起努力阻止情況變得更糟。
——尤當在下蒙冤羈獄之際,瀟男女士仗義直聲,以筆呼號,因傳播真相而惹惱有司,這才埋下今日牢獄之災的禍根。別作惡,放下屠刀,釋放瀟男,還瀟男自由,還瀟男夫婦自由,還這個世界以公道!瀟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負女子,坐牢殺頭,請自章潤始。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失去自由兩年多,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下文為許豔總結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余文生律師案:妻子許豔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2020年2月11日,許豔向徐州市檢察院,針對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劉明偉法官,超期羈押、久拖不判問題,進行了投訴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即停止違法與不人道的超期羈押、久拖不判行為,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2020年2月22日,許豔去郵局給余文生律師匯錢,但是沒有匯成。...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其妻許豔在下文中再度為丈夫發出呼籲。文章說,余文生律師曾在2018年“兩會”前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他卻仍然被非法羈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家人一直無法得知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身體狀況怎樣。文章還介紹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長環境,及他如何成為維權律師,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銷執照的經歷。許豔也講述了自己為丈夫維權而遭迫害的經歷。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呼籲中國當局依法辦案,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

頁面

訂閱 任意羈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