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 看守所雜記 》 (英譯本書名:《 我的監獄生活:一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的回憶錄 》) 作者 江棋生 書評 梅兆贊 黎安友教授撰寫序言總是很精彩並富於同情心。他在為本書所寫的序言中說:「通過這本書,英文讀者會交上一位新朋友。」 他指出,江棋生是一位「個性鮮明、對原則有著強烈自我意識的人。」 確實如此。不過,黎安友教授沒有提到的是,在與當局的多年博弈中,江棋生可能是個十分棘手的人。但對一個落入世界上最無情的安全警察手中的人來說,這卻也是一件好事。我覺得我不僅已成他的朋友,甚至希望——如果我曾跟他一起在中國坐牢,或許也能像他一樣。
昨天中午,我下樓買熟菜。家裡中飯的其他菜餚都做好了,感覺五味裡缺一個辣。好久沒吃辣了,辣是革命的味道,不辣就不革命,於是就特想吃一份麻辣的「夫妻肺片」。抓了10元錢下樓了。一路上很饞那份久違的麻辣感覺。不料,原本十多元一斤的「夫妻肺片」,突然變成了28.8元一斤,足足翻了一番,而旁邊一個顧客還對我說,早幾個月8元一斤的羊肉現在成18元了,還不止翻一番了呢。 這時其他顧客七嘴八舌地罵起了共產黨: 一個說:「雖然工資是漲了點,但是, 漲的那點工資根本不夠物價漲的呢!」 一個說:「你還好,你還有工資,我們下崗職工才倒了黴呢!沒有了工資,物價卻一個勁地漲!該天刀的,共產黨不是人!」 一個說:「...
1968年5月8日 出生於江蘇睢寧。 1987年9月 開始就讀於南京市金陵職業大學。 1990年 畢業後,先後擔任國企幹部、南京市政府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秘書和《改革與開放》雜誌編輯。 1994年 擔任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判人員。
照片由家屬提供 郭泉,1968年出生,生長在一個革命家庭,父輩都是共產黨人。他自幼聰明好學、興趣廣泛。參加工作後,堅持在職學習,考上南京大學,先後獲得法學碩士和哲學博士學位。 大專畢業後,郭泉曾謝絕到江蘇省公安廳工作,後通過公開招聘,進入南京市政府體改委,任秘書和《改革與開放》雜誌編輯。在讀碩士研究生期間,通過公開招聘到南京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庭工作。
盲人陳光誠被中國共產黨逮捕了,其原因就是瞎子比中國的教授心明眼亮。中國的教授不瞭解現代文明的憲政民主,或者瞭解了的也沒有幾位進入了無恐懼感的真正人的狀態,大半都是滅亡了的蘇聯意識形態的布道者,為了巨額堵嘴費而出賣良心的狗奴才。……今之中國的教授們替共產黨欺騙學生,大肆向學生灌輸反自由主義的迷魂湯。……盲人陳光誠卻與中國教授不同,世界在他面前雖是漆黑,但他的心靈是無限光明的,他的社會責任感是巨大的。 陳光誠知道,七八個月身孕的婦女是不能打胎的,強行打胎有違於生理學和倫理學,無異於殺人。人口災難是封建農民的共產黨人的無知造成的,共產黨人過去高喊人多熱氣高幹勁大、人多好辦事,...
1956年7月29日 出生,中國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人。 2006年 因參加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發起的絕食抗議活動,4次被當局傳訊、羈押。 2006年8月 高智晟被抓後,進京尋求繼續推動維權運動,自我定位為「中國民主運動義工」。 2007年1月
楊春林,黑龍江佳木斯市下崗工人,積極從事土地維權活動,因提出「不要奧運要人權」而聞名。當局為此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他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荔蕻失去自由一百天了,說起來,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之事。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荔蕻不僅是身陷看守所,而且已經被正式批捕了,罪名以當初的「尋釁滋事」改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幾個月來,友人不斷失蹤,我也自顧不暇,對於荔蕻的處境,卻沒有寫下一篇文章,這件事,怎麼也說不過去。 午夜時分,我常常想到失去自由的朋友,而荔蕻,是其中對我來說最為親近的女性姐妹。她比我小兩歲,年近五十六了;有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需要鋼板保護;而且她還高度近視,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左眼600度、右眼675度,摘了眼鏡就跟瞎子一樣」——但在看守所,護腰不能帶進去,眼鏡也必須摘下;親愛的荔蕻,如何應付週遭模模糊糊的世界?...
1955年10月28日 出生於青島一個軍隊幹部家庭。 1963年9月—1969年7月 在北京讀小學和中學。 1975年4月—1978年5月 在陝北延安農村插隊。 1978年10月—1982年7月 就讀於延安大學中文系。
王荔蕻,北京市民,退休後從事維權活動,為人正直善良,樂於助人,在維權人士圈內有「大姐」之稱。她是各地網友聲援「福建三網友事件」的主要組織者之一,為此於2011年3月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其案於8月12日由北京朝陽區人法院開庭審理;在將近一個月後的9月9日,法院作出有罪判決,判處王荔蕻有期徒刑9個月。

頁面

訂閱 China Right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