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金芳:忆你,在即将花开的季节——纪念曹顺利逝世五周年(图)

2019年03月18日

令人压抑的三月,看不到小草,闻不到花香,我因着每年光顾的“盛会”而禁锢于家中,坐在窗前,透过时空等待着今天与你相遇。曹顺利大姐――想想你已经离开这个世界5年了,请让我在这个悲伤的日子里和你聊聊天,在我还没有忘记你的时候!

值得欣慰的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忘记你,曾与你一起行走在追求民主人权道路上的战士并没有忘记你!你的同道依然沿着你的脚印在向前、向前――不管前面的路多么筚路蓝缕!

曾经,你带领各地上访维权人士24小时日夜坚守在中共的外交部门前,持续两个多月的抗议,抗议中共漠视上访维权群体的人权状况,抗议中共漠视上访维权群体参与撰写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诉求。

曾经,你为了维护一份做人的尊严,为了所有上访群体人权状况能够得到改善,两次被囚禁在没有自由的牢房。

曾经,你带着绝望仍不愿放弃最后的一丝努力,在准备参与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举行的针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普遍定期审议时,于2013年9月13日在北京首都机场被秘密抓捕,那一天成为了你人生中最后的一个自由日。此后,你便被关在中共的监狱里,在被羁押的6个月中,你到底都遭受了什么?为什么你的生命就永远地定格在了2014年的3月14日!

今天,再念起你,除了无名的悲愤,更多的是一种力量的凝聚,一种信念的坚守。

自你离去这几年,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日渐逼仄,多少勇往直前的勇士被关进了监狱,多少热血沸腾的战士选择了去国离家,多少忧国忧民的志士开始了沉默止步,似乎,自由离我们更远了!

但是我说不!这一切只是表象,我相信只要我们不懈地去努力,不断地反思,用我们的智慧一步一步地向着目标去跋涉,历经数年,总有一天会显示我们的力量。须知,流水湍急固然可以冲毁磐石,滴滴弱水又何尝不会将顽石穿透!

假如,我们每天都在抱怨,抱怨恶劣的环境不给我们空间生长;假如,我们始终都活在过往,不愿面对愈发险恶的当下;假如,我们一味地后退,直到背对悬崖;假如,我们不汲取一次又一次血的教训,总是让失败蒙蔽我们的双眼……

那么,自由怎么可能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既然目前我们不具有湍急流水的能力,那么我们何不先做好一粒沙、一滴水、一颗石!

香港社会运动活动家梁国雄先生(长毛)在《流放传奇》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抗争路上,从来充满逆流猛进的无名者,始能收滴水穿石之伟力。”这与构建公民社会不无异曲同工之妙。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及社会运动,需要每一个普遍人的参与,而最有力量的公民抗争就是非暴力运动,非暴力运动并非放弃战斗,反抗压迫是非暴力运动的主旨之一。不管压制如何疯狂,一个有智慧的公民社会一定会找到严酷环境下的发展空间。

诚然,每一次公民行动之后,往往都是残酷镇压的开始。但是,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 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转自民主中国(2019-03-1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7期,2019年3月15日—2019年3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