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廖亦武

多年來,我讀過約十幾本有關中國監獄的回憶錄,但沒有一本像廖亦武這部細緻而又繪聲繪色的獄中紀實對我產生如此的影響。這本書之所以打動我,應歸結於廖亦武所特有的詩人的才華、作家對細節的敏感,以及他願意傾聽獄友們多彩而悲慘的故事。 世界上只有極少幾個國家,一個人會因為寫了一首詩或拍了一部電影而身陷囹圄,遭受深重的苦難。中國就是這樣的一個國家:那個國度懼怕藝術家;在藝術家對執政黨構成威脅之前,黨必須對他們進行打壓。 廖亦武毫無保留地講述了自己的故事,甚至包括那些使他看起來像一個卑陋齷齪的年輕詩人的醜事。他在參加自己心愛的姐姐的葬禮時,與一位陌生女人發生性關係,喪服散落在地上。...
瑞典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 各位女士們、先生們: 作為一個流亡不久的中國作家,我明白,我個人內心的創痛不能代替諾貝爾文學獎的標準。但是我依然要說,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人與文,都有非常大的問題。 你們都是學富五車的老先生,恐怕沒有經歷過獨裁,對於共產黨造了多少孽,缺乏感同身受。所以你們把在共產黨體制內混成作家協會副​​主席的莫言,推舉成本年度文學獎得主。你們不知不覺,已經和中共帝國高度一致了。請聽聽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高調表態——莫言的獲獎,“既是中國文學繁榮進步的體現,也是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的體現”(見附錄1)。 共產黨在1949、1952、1955、1957、...
在中國官方作家莫言本月11日獲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後,兩位流亡海外的中國作家相繼獲得國際獎項:廖亦武,獲德國書業和平獎;余杰,獲美國特雷恩基金會2012年公民勇氣獎。
廖亦武在接受2012年波蘭卡普欽斯基國際報導文學獎的答謝詞中通篇講的是他書中一個人物——他曾經的獄友、仍被關在監獄中的詩人李必豐的“傳奇”故事,因為他說,“李必豐也是廖亦武報導文學的源泉之一。 ”
國際文學節主席拉什迪給 著名異議作家廖亦武 的回覆函.
拉什迪曾因為寫作《撒旦的詩篇》,被伊朗的霍梅尼追殺,他的頭值500萬美元。 在1980年代,我還是個青年詩人,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就被深深震撼。 能夠得到如此勇敢的作家的第二次邀請,我感到極大榮耀,雖然我不能遠赴重洋去紐約。雖然國家牢籠禁止了我,雖然我的朋友冉云飛、劉曉波和艾未未正在受難。 為我呼籲的紐約文學節的作家們,我們不能見面,但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 2010年在挪威的某個會場,曾經有我的老朋友劉曉波先生的空椅子。 但願我的寫作,我對中國歷史和現狀的見證,能夠配得上你們在開幕式上為我而設的那把空椅子。 謝謝你們。 中國作家:廖亦武
訂閱 廖亦武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