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律师团2020年新年献词:做好准备,迎接未来

2020年01月02日

一百年前,当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在新文化运动中成为时代宠儿的时候,人们绝没有想到一百年后的今天,德先生在中国并没有成长为巨人,相反的是,赛先生却成长为了极权专制的爪牙。

七十年前,当一个新政权在人民历经战火和磨难后的东亚大地诞生的时候,人民翘首以盼,渴望安宁,但人民很快发现,更大的人权灾难却随着“大跃进”、“上山下乡”、“文革”等运动接踵而至。

三十年前,一批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以满腔热血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奉献给了这片苦难的土地,但三十年后,人们发现这些牺牲的意义正在被强制褪色,物欲和洗脑已经让人们忘记了自由和理想。

2019年,有太多需要回顾的热点:猪瘟、贸易战、香港“反修例”……。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究竟是顺应历史潮流拥抱普世价值?还是墨守成规继续以14亿中国人为代价与世界文明为敌?这是摆在执政当局面前的重大课题。

2019年,我们突然发现,中国大江南北一夜之间装满了监视器,马路上、小区里、厕所边、商场旁,摄像头无处不在,它们就像《1984》里面预言的老大哥,监控着人民的一举一动。

我们还发现,公共安全事件频发,响水工厂爆炸、成都发霉食品、广州地铁陷落,无锡桥梁坍塌,空气污染、食品污染、药品有毒,一桩桩、一件件,都让我们对社会充满了焦虑和不安,人们因此而生活在怀疑和恐惧之中。

我们也发现,无处不在的安检正在羞辱人们仅存的尊严,它正耗费着整个国家巨大的财力和人力,并将人民残存的权利意识从基因上进行扼杀和摧毁。

我们也发现,警察的权力进一步扩张,在“反恐”、“维护公共安全”和“维护社会秩序”的名义下,警察荷枪实弹,随意设置路卡盘查行人,老百姓道路以目,不胜其烦。

我们还发现,过去的一年进一步印证了我们前年在新年献辞中的担忧,那就是《监察法》正成为一个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怪兽,它严重侵犯公职人员的人身安全,把《刑事诉讼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破坏得面目全非;而新一轮的“扫黑除恶”,似乎正在享受着一场瓜分私有财产的盛宴,风卷残云地吞噬着一个个孱弱的个体,我们看不到程序,看不到真相,看不到正义,也看不到希望。

我们同时发现,执政当局正通过偷换概念的方式在国际社会强推自己定义的人权标准,这种妄自尊大的举动已经把中国带入了极为危险的境地,并且引起了全世界的警觉和反感。

我们还发现,“文革”似乎正戴着面具扑面而来,它压制基本的言论自由,打压新闻报道,禁止大学的思想辩论,将各种民生问题意识形态化,删帖、封号成为常态,对此,我们必须指出,中国人权状况正在急速恶化,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

我们更可怕的发现,边疆的人权问题正在受到许多国家的批评和谴责,执政当局似乎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所有文明国家的敌人。

毫无疑问,工作在捍卫人权第一线的人权律师,更是成为各地司法当局和律师协会重点打压和监控的对象。这些超乎寻常的打压造成各地的人权捍卫者无法聘请到合适的辩护律师,从而使得官派律师和值班律师可以挥舞着“认罪认罚,从轻处理”的大棒与检察院和法院朋比为奸,大规模地侵犯被告人的基本人权,并造成刑事诉讼的形式化、官僚化、交易化,而社会亟需的公平和正义却荡然无存。

面对2019年中国人权状况的大溃烂和大倒退,我们的确没有理由乐观,但是,人类历史的发展总是遵循这样的规律,那就是物极必反,我们相信,中国的人权状况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大倒退后,必将在不久的将来迎来一个新的提升。中国人权律师越是在这种艰难时期,越应该保持昂扬的工作斗志,我们必须再次从内心激励自己,那就是:我们从事的工作是正确的、高尚的、有意义的,我们没有理由退缩,也绝不会退缩。

2020究竟会怎样,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中国,这个古老的东亚国家,不会永远游离于世界文明之外,历史终将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眷顾中国,让每一个中国人彻底地解放自己并成为国家的主人。

2020,我们不要灰心丧气,相反,我们应该靠近人民,仔细倾听人民的声音,为找到切实可行的人权改善之道做好准备。

2020,我们要积极投入和参与人权促进工作,宣传人权、倡导人权、保障人权、实践人权。我们将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发展做出最基础性的法律上的努力,作为我们按部就班的工作指引。

朋友们,2020已经到来,请相信,历史不会对我们的工作视而不见,它从来没有亏负过真正的奋斗者,当某一天我们再次回首今天所做的工作,我们就会惊奇地发现,你今天所做的点点滴滴都是那个美好结果的原因之一,你会从心底里感激自己在那个寒冷的冬天里没有放弃和沉沦。

迎接2020!准备2020!!

谢谢大家!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19年12月31日

——转自中国人权律师团(2019-12-3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7期,2019年12月20日—2020年1月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