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章选登

文章 1 — 23 (147)
New!
——服从大家的决策,如果决策错了也可能船毁人亡,各行其是就必然会船毁人亡。怎么选择呢?聪明的人类选择有生存的机会,不要必然船毁人亡。躲在书斋里的理想家们可以选择必然船毁人亡,反正死的不是他自己。中国的书生自古以来就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习惯,所以缺乏契约精神,自以为可以不负责任,乃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New!
——习近平对香港和新疆镇压之决绝,尤其在武肺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后,他对世界问责压力毫不理睬,说明他的权力之旅,进入了新的境界。任何人要挑战他的权力和意志,都会遭到不顾后果的打击。面对内部严重分裂的美国,习近平会对美国民主价值和秩序,发起更咄咄逼人的攻势。
New!
——我认为它同遵义和十一届三中一样,都是历史性的会议。当然也有不同:以往那两个会,是扭转了乾坤;眼前的这个会,则开辟了核心一言定乾坤的新时代。党媒的口头禅一经提升为中共中央条例的明文规定,就决定了本次以及今后一切中共中央全会的过程和内容:一切都请核心说了算,全部都归核心说了算!
New!
——孙大午出身贫寒,父母以捡破烂为生。辞职下海后,夫妻俩以养鸡起家,他的企业大午集团集一度拥有16个厂和一所学校,年产值过亿。他自称是一个坚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在企业内实行“乌托邦”的实验。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医疗。
New!
——五中全会提供了一个明确信息,就是中共没有、也不会去讨论接班人议题。这更证明了习近平要把龙椅坐穿的决心。这一称帝宣言早就由习近平宠信的重臣栗战书公开说出来了。如果说,终身执政有点不确定性,那么,习近平要占着茅坑至少二十年,那是板上钉钉的。
New!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最后当选,都不是因为谁有一个能得到多数选民支持的愿景,而主要是因为有太多选民更不喜欢那个败选者。这正是美国政治深陷领导力危机最明显的症候。美国政治的领导力危机带来了这样一种危险,没有能力有效地对爆发内部危机的中国进行积极干预。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大清的悲剧会不会成为中共高悬的明镜或警钟呢?习近平和中共高层官员都知道他们将自己活成了一个卑劣无耻的笑话,他们自己却总将自己当成神话不会破灭的盛世传奇!这不抗美援朝,手撕美国佬的神话剧又要上演了。
——不管王岐山愿不愿意,中共的江山他总是有份的,他个人和家庭的生死祸福都挂靠在党这杆旗帜下,当党需要他的时候,他又要出来为党效命了。中共的问题不是只有金融难题,而是体制性的﹑根本性的,神仙难救。“让子弹再飞一会”,飞到力尽,子弹还是要落地的。
——九个月后,你赶到天山陵园,和他会合,从此永不分离。他离开你,走了十年,你追上他只用九个月。就像那天我们在河边散步,他驮起盈盈大步流星往前赶,你说他走得快,走不远的。果然,拐过弯就见他站在桥下阴凉里擦汗,等着我们。从前在你心里,现在在你身边。朱洪,朱洪,我们会想你。
——她那一代人,把绚烂的青春和朝霞似的理想,拱手奉献给了魔鬼,还不可能得到晚辈的谅解,唯有自己去消化那种悔痛。她宁愿客死他乡,绝不肯为那个体制再做一次殉葬。老太太一辈子受了多少苦啊,照样活到九十四岁,多么强大的生命力!我想她已经获得了一种新的理想的支撑。她的强大不是凭空的。
——民初的西式民主实验仅维持了不到一年便仓促谢幕,个中原因,制度移植出现的水土不服,以及中国因长期的专制皇权统治而缺乏骤然推行民主政治的基本土壤都是过去常常被讨论到的。但也必须看到,议会政治作为一项外来的政治制度,从建立到健全,本身就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间必将经历漫长的自我调整和自我完善的过程。
——《人权宣言》在文本上、实践上确有一些明显的缺陷。它只有大原则而无实施细则,有抽象权利而无可行手段,下达了难以圆满完成的任务,肯定了难以普遍奉行的学说,基本上不具有现实的可操作性。法国人的宪政经验更值得我们吸取,《人权宣言》的宝贵价值与文本缺陷应引起我们的特别警醒。
——习近平南巡,显然是在制造矛盾、混淆视听,矮化香港“一国两制”的特殊地位,进而打造深圳为替代香港的新国际金融中心。中国要为他的无知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中国人民还能容忍多久!
——虽然身体勉强,但无奈国已不国、民亦非民、命非吾命。这个世界的苦难可以消解我心头的苦难。偶然之间的无意之举促成一些人福利的提升,也居然在自己的内心点起一丝亮光。所以,我也许可以安慰在无望中的读者:请不要绝望,只要还在努力。
——在失去了香港之后,自由世界认识到,不能冒失去台湾的风险。即使中共最终一定会失败,但失去了自由的台湾,将极大增加自由世界对抗中共的代价,也将增加中国人赢得自由的代价。
——达赖喇嘛是卓越的宗教领袖,他的中间路线理念具有本质的柔性、善意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他的言论见证了他对中华这块土地深怀情义,更对伟大的佛教传统数如家珍。的确,中国不仅是伟大的佛教传统的接力者,而且事实上已经成为最大的佛教文化国。
——深圳永远没办法超越香港,是深圳的司法状况,是与国际接轨的一套观念体系,在这方面,深圳很难超越香港。现在不可能,在可见的将来也不可能;甚至永远也不可能,除非中国发生一些比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则,以现在的体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
——对中共来说,天下没有比维持一党专政更重要的事,一国两制也好,一国一制也好,都要服从一党专政的大原则。习近平在位也好,退位也好,中共都不会改变对香港的基本政策。香港人的命运,唯有寄托在历史变迁的必然性之中。中共逆时代潮流而动,最终会在时代潮流中没顶,这是历史规律决定的。
——无论红二代还是老百姓,无论大资本还是小职员,包括中国那将近一半的穷困人口,都已经认识到民主法治的优越性。他们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严,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权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独裁专制统治,就只能行使他们暴力推翻暴政的权利。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不错,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没有“人权”和“自由”这两个词汇或概念。但这不等于中国人没有对人权和自由的感觉和追求。108年前,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今天的台湾有着成熟的民主制度,在人权与自由方面有十分良好的记录。台湾远比大陆更好地保持了中国的文化传统,这有力地证明了人权价值的普适性。
——由于中国过去长期奉行极左,反“左”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国的极左和西方的所谓“白左”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中西之间的“左”、“右”对接变成了一场跨洋误会。这场误会不仅会让我们失去反极权的同盟军,而且已经产生了自由派内部的价值观混乱,甚至可能改变“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我们这一代最大的负资产,就是那个十年的洗礼。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负,使得我们这代人有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负交替在一个人身上显现,显得特别的吊诡。这一代,实际上也是最惨的一代人。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一个惨到没法言说的晚景。

页面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