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青年视野

New!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New!
——“六四”三十一周年来临前夕,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发起“六四三十一年”公开信联署行动,呼吁年轻一代继承八九民运对民主价值的追求,同时表示不承认中国政府执政地位,强调人民有选择的权力。
《囚室哀思》写于一九六三年。这篇散文深情地表达了她对以美国民主和美国政治家为代表的自由这种人类共同价值和世界文明方向的强烈共鸣和高度认同。对人类普遍价值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
在第一次有意识地接触公益之后,祥子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了劳工群体。“农民之子”的身份让他更能够理解底层农民工在夹缝中生存的不易,了解到生活的不公对底层农民的伤害,也看到了劳工这一群体被社会所忽视的现实,而政府的“关心”也可能只是“一场秀”。
柏林围墙倒塌三十周年,普天同忆。我只是相信人性,以及在人性之上,基督教文明的神圣。三十年过去,我想起在食堂向我凝视的老人,那一舌如苍白的火焰般的目光。
政治是一时的,文化是长远的。活着非常重要。但是活着也要有点样子,我恳切地期待复旦大学不那么卑躬屈膝、谄媚逢迎,而能善巧地做中流砥柱,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而不是像修改章程这样随波逐流,见风使舵。
香港人现在已经建立一个共识,就是长期抗争。我们争取的五大要求,不可能一次过全部达成,最多也是分阶段达成,因此,不管是勇武派还是和理非,都要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香港人面对庞大国家机器,本来没有胜算,但我们就凭着走路,不断走,一齐走,一定可以走出一条生路!
的确,这不是唱,这是吼,可中国戏曲不就是吼吗?他吼得很有中国本土气,像秦腔,像梆子。虽然一代代新成长起来的歌手都和他有过交集,而他依然不为主流接纳。他的回应也很耐人寻味:不管你我年龄差距多大,二十还是三十岁,只要城楼的那个画像还在,你我就是同一代人。
北京依靠着一些政客和不三不四的下流痞子来治理香港社会,疏离那些他们感觉无法完全控制的商业和文化界精英,更是无视数百万代表着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将香港社会抛弃的“痈疽”示作它们的“宝贝”,这正是他们无法成功地治理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次选举大胜,是香港民主派的和理非与勇武派大团结的胜利,他们围绕在对香港核心价值的要求与捍卫,那就是民主与法治。台湾的核心价值是民主与主权,台独与华独必须像香港民主派那样大团结,不去纠缠在国家名称上而是维护实质独立,以中华民国台湾为最大公约数。

页面

订阅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