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

New!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忘记31年前的惨案。和平时期,中国政府出动标榜为“人民子弟兵”的国家军事力量,动用坦克、装甲车在十里长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军队无视站在马路边上的人群随意开枪,甚至当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在西单六部口,军队先喷射含有抑制人神经作用的毒瓦斯让人们失去意识并出动坦克碾压人群。这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举世罕见,绝无仅有! 1989年的学生运动从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镇压,学生们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与政府对话。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学生外,...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京部分难属提前举行了2020年新春聚会活动。难属们回顾了2019年纪念“六四”惨案三十周年的活动情况,还特别提到尤维洁自提供家庭地址后几年来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给难属寄来圣诞卡之事。难属们表示,虽然随着岁月流逝,他们正在逐渐老去,但是信念不会改变,将继续坚守“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不会退缩。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难属和一位伤残者因病去世,迄今为止共有59位难属和伤残者离世。看着这些被无辜打死的年轻生命,看着这几位为寻求正义和为亲人讨回公道而坚守三十年,耗尽生命、抱憾离世的老人们,敢问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对于1989年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还要沉默多久?!这一以政府行为,动用军队,蔑视生命,滥杀无辜,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行什么时候才能依法昭示于天下?!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由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和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持
我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面。先人有说:“苛政猛于虎”,任何一种苛政都会害人。“驯兽”是一种行业,是一种新兴行业。我坐牢就当是在休息,即使被他们杀害,我也觉得比起“六四”的死难者而言,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说了。
“六四”给中国留下了不可愈合的伤痕﹐也给千万个家庭造成了永久的悲剧。我所经历的伤痛﹐正是无数个家庭悲剧中的一幕。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今天﹐我要把此曲献给为自由中国捐躯的先烈﹐献给为正义与自由而付出了个人代价的志士仁人﹐献给那些在三十年前经历了丧子丧夫之痛的“天安门母亲”。
我们,8964参与者、亲历者、见证者、幸存者和国际支持者,在自由世界首都庄严集会,共同发表《中国8964三十周年纪念华盛顿宣言》。参与8964,是我们人生莫大的幸运和至高的荣耀。今天,我们以手抚膺,指天临地,道出我们郁积30年的心声。
岁月匆匆,自1978年与明湖在崇文机修分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信息。没想到多年后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于25年前在天安门前的长安街上洒下了鲜血并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为正义而献身,他走的如此匆忙,他又走的如此坚强。
北京的六月四日晚,电台已没有正常广播。午夜开始,中央广播电台干脆放起了《国际歌》。我两眼含着泪,大声跟着唱了很久。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从那以后,我决定不再过我自己的生日。一九八九年六月(三)四日应该是国殇日。

页面

订阅 天安门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