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特别专题

白皮书故意把不同时期藏人的不同主张混在一起,似乎藏人至今仍在要求中国政府从西藏“撤军”,除了欺瞒、蒙骗因信息封锁听不到藏人声音的中国境内各族民众,又能作何解释?!
台湾和美国人民为2016年的总统大选举行声势浩大的选前造势,媒体也争先恐后地跟进报道,就在此刻南亚大陆的流亡藏人也不甘落后,为2016年西藏流亡政府(现称藏人行政中央)最高政治领袖司政和议会议员选举摩拳擦掌。
要让香港分裂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违拗香港民意、激怒港民情绪。反之,要长久维持统一,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香港民意、尊重港民权利,让香港人心悦诚服地拥护“一国两制”。
普选的本质,就是要实行权力公有制,而这是对中共的权力私有制最严重的挑战。中共坚持香港普选要实行中共一党提名,正是要以权力私有去操纵橡皮图章的假普选。这是权力私有与权力公有的大是大非的决战。香港宁可在法治之下继续争取建立权力公有制,而不能让权力私有假普选之名凌驾现有的法治和自由,最终法治自由被摧毁,香港沦为权力私有、有权就有一切的一国一制。
无产阶级专政的强权之下,从来不乏奉迎拍马之流,官权力想裹挟多少人,就能裹挟多少人,以此达到“群众斗群众”目的。今天在香港上演的这起“反占中”街头闹剧,不过是官方为了反制香港要求真普选的民意表达,而又一次发动起来的“群众斗群众”而已。
中共毫無「法」的觀念,《基本法》可以不算數,04年作出的人大常委決定也不算數,一切按黨的權力需要隨時任意搬龍門。「831決定」體現了絕對權力的無法無天,極權者向人民放權的真普選之路是封閉的。其後果是預示這種極權手段將君臨香港,也許吳克儉真箇是一語中的,「831決定」誠如禍國害民餓死三千萬人的「大躍進」也。 普選特首方案自去年3月喬曉陽宣旨以來,中共港共和建制派都強調政改方案必須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決定」。按《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對《基本法》只有解釋權,若要修改須依第159條的程序,並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有修改權,人大常委沒有修改權。2004年突然冒出個「人大常委決定」,這決定並非對《...
普选本来是中央和特区政府的难题,现在被全国人大狠狠一脚,难题又踢回给了香港公民社会。这是一场注定要双输的游戏。共产党对香港做了一件错事,归根到底也是一件蠢事。
香港差,国家差,就这么简单。如果我们可以保持我们的核心价值,希望我们国家可以快点赶上来,那就不只是我们有自由,就十三亿人民都有自由啰。所以你们,现在,你们打的这场仗,不是为香港自己打的,你们是为十三亿人民打的!不可以放弃!民主必胜!
中国政府在提醒香港人认清自己的地位的同时,是否也应提醒自己认清天下大势,勿再抱专制之残,守极权之阙,在解决地区治理危机的问题上,让最容易达成民主化的香港先行一步,形成双赢之局——这既可以解决中国的地区治理危机,还能让中共从制度谴责中找到一个制度出口。
当局要求和平解散“占中”,可其不明白的是,“占中”一旦发起,“解散”已经不是能由组织者来决定的了,现在是香港学生和市民带领组织者进行抗争。现在唯一能够和平结束“占中”的,不是别人,而是中国政府:接受香港人民的合理诉求。

页面

订阅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