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New!
中国人权编者按:本文为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所作的他与身居湖南的维权人士谢文飞的越洋长谈记录。谢文飞从2013年至2014年,在全国8个省20多个城市参与了各种旨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捍卫人权的活动,也因此,他数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获释;本文记录的长谈是在4月初。在谈话中,谢文飞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热爱共产党,甚至写过获奖长诗《党啊,你是我心中永恒的太阳》的被洗脑青年,在通过网络接触到真相后不断进行认真思考,从而转变成为追求言论自由、致力于为实现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抗争的人权捍卫者的经历。
New!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目的。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服刑期满出狱后被送到济南遭强制“隔离检疫”,但14天隔离期满后仍不能回京与妻儿团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发微信说,4月23日上午她到圣井派出所问警察:“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警察说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于他改造,并说“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说白了,王全璋还算是在服刑”。警察还对王全秀说:“你们在网上发些东西对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内容如下 : 我陪着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着,我一想起来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圣井派出所,想找所长问清楚: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警察说明来意后,他就说向领导汇报。我等了半小时,所长没来,...
戴振亚,人权捍卫者。文革中,戴振亚跟随被下放的父母,在福建三明长大。毕业于厦门集美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为集美大学财经学院),毕业后在广州某大型建筑企业工作。后戴振亚兄弟两家均赴美定居,2013年戴振亚回到厦门照顾八十多岁的双亲,并在私营企业从事财务管理工作。 戴振亚是一个“对别人的不幸,我不能无动于衷”的公民。2013年起即参与厦门市公民同城聚会,公民送饭(救助良心犯及其家属),曾声援捐助过众多公义人士。不管是外地同道来厦门,或者本地访民需要,多是他安排接待迎来送往。2015年1月17日与潘甘平、邹丽惠、吴淦等人共同发起《关于撤销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三次提高成品燃油消费税决定的建议书》...
李英俊,人权捍卫者,关注民主宪政和社会公义,参与为良心人士“送饭”、“送温暖”等公民运动。自2013年开始先后参与同城公民“饭醉”;关注台湾李明哲,屠夫吴淦,赤脚律师纪斯尊等活动;参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动。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师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随后当局开始对参与和涉及此次私人聚会的人士展开抓捕,先后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师被失踪或被传唤,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该案被称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时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并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机、电脑、笔记本...
基督教教友蒋湛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刑事拘留,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的长老徐永海为该教会因信仰、维权等原因而被抓、被关、被判刑的众多教友呼吁,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在苦难中望给予关注为此祷告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 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马玉珍姊妹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她的丈夫蒋湛春的《拘留通知书》。蒋湛春弟兄以“涉嫌寻衅滋事、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关押在镇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蒋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户籍所在地的江苏镇江,以“涉嫌寻衅滋事”...
陈秋实/被强制隔离了/但隔离的原因/决不是冠状肺炎/而是他/说惹权贵讨厌的话/看被权贵掩藏的脏/曝让权贵恐慌的事/守被权贵不屑的德/行被权贵践踏的法/施被权贵丢失的仁/清被权贵封堵的道
今天,我们和你们——广大的民众都有责任和义务,发出强烈的呼声:以法治国,停止以言治罪!一起来追问:张冬宁、丁家喜、张忠顺等,以及无数的网民,何罪之有?一起来追问:高智晟在哪里?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快要来了。
有一种人,你不需要了解太多,见过之后,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人。戴振亚就是这样的人。他看上去是那种非常敦厚、谦和之人,说话做事亦非常稳重。不愿夸夸其谈,唯脚踏实地做事。像戴振亚这样的当事人,更需要让世人知道他们的理念与付出,毕竟他们才是我们这个社会里,有良知人群中的大多数。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