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抗议和请愿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无音信999天之时,“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开始了她从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寻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寻夫之旅”第六天时,她被一群天津国保人员绑架到武清豆张庄派出所。李文足谴责国保的非法抓捕行径,并对来跟她谈话的“领导”(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提出三项要求: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二、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王全璋于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
上午10点55左右,我们刚到宾馆一楼大厅退房,突然看到一群人涌进大厅,把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后来知道是天津市局国宝处长刘亚军)一声令下,控制手机!我的手机立马被抢走,只录了四秒的视频。随后,一男一女两胖子上前狠狠揪住我的胳膊,刘亚军在我背后猛推狠搡……结果,不到一分钟,我就被塞到了一辆轿车上。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国新闻封锁的高墙,是无法打败欣欣向荣的自媒体,特别是当老百姓已经不耐烦的时候。保护生态资源环境的活动,从一开始它就是一个草根运动,而不是来自高层设计。当中国百姓用自己的行动,迫使政府改变牺牲碧水蓝天来换取经济高速发展的政策时,中国的命运又慢慢回到百姓的手中,中国离民主和自由就不是那么遥远了。
中共十九大结束才一个月之际,被习近平“火箭式”提拔的蔡奇,实施了一场三项震惊世界的“打、赶、砸、拆”工程!这新官的“三把火”,冬天里的三把火烧毁了“英明领袖”的中国梦!“用人之道乃唯上是从,唯忠是用”的习将被蔡奇之流不断拖入危机中。
世界各地在纪念《世界人权宣言》颁布69周年及国际人权日之际,在此为二九年前在图伯特翻译、印刷和发行《世界人权宣言》的图伯特僧人无畏的精神致敬,感恩你们在雪域高原首次发行图伯特文版的《世界人权宣言》纪念国际人权日,并深深缅怀为此献出生命的所有图伯特人!
根据国际惯例,凡是给患者输血感染艾滋病毒,都无一例外追究责任直至刑责。可是河南省不制裁河南血祸元凶,却把板子打在受害者身上。卖血和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几十万受害者无论怎么告状,没有一例打赢官司,而河南血祸责任人却被带病提拔赏给“顶戴花翎”。
雨伞运动代表了一种历史的连贯性,并以更可持续的方式在发展。雨伞运动把幽灵释放出魔瓶。今后再也没有人,包括北京的强硬派可以还抱有幻想,认为对香港自治和原有生活方式的冒犯可以不遭到反抗。眼下,当局试图以关押和恐吓来报复示威者。但是,即使他们加剧镇压规模,最终仍将失败,因为这除了造就义士以外,他们将一无所获。所以,谁才是真正的失败的一方呢?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街头发起了“反港独、反冷血、反伪学呐喊大会”,公开用血腥的语言威胁要对提出港独的人士“杀无赦”。正是北京政府,它处心积虑地通过梁振英、何君尧之流来激化香港社会的矛盾,以此浑水摸鱼,乘机彻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以便名正言顺地将那一套“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极权制度引进香港。
维权成功不能指望明君,或所谓体制内健康力量,而是要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对当事官员造成心理威慑,并因此获得问题的解决。这一观点内在地包含了对抗和抗争更有利于当事人福利的立场,摆脱了长期的青天期待,受到相当的推崇。
邓小平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提出的一国两制意味著他本人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怀疑和不信任,而习近平则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他反对任何对社会主义教条的不恭和挑战;二是大陆和香港的相对地位发生了变化,大陆认爲香港对于大陆已经不像当初那麽重要,而且他们也已经习惯了香港权贵们卑贱地阿谀奉承,因此认爲可以开始任意摆布香港。

页面

订阅 抗议和请愿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