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强权能夺去他们父子相处的5年,却不能夺去二人之间的连系。王全璋被抓走,也让儿子留下永久的阴影,“我离开房子的时候,我的孩子会非常担心会不会被抓走,时间长了,他会问他的妈妈,爸爸是不是被带走。”这样让王全璋很内疚。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两年多,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下文为许艳总结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2020年2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刘明伟法官,超期羁押、久拖不判问题,进行了投诉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停止违法与不人道的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020年2月22日,许艳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审判案件的法官,他们在过程中明目张胆地去违法,这样的作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我的案件上。既然中国在讲全面依法治国,那首先他们就不能滥用权力。他们不应该一方面扩大权力,一方面又公开宣称限制公权力。这是很可笑的事情。
中国人权注:继 许志永 和 李翘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强迫失踪后,导演陈家坪因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也于3月初在北京被带走,并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关押于何处,律师也无法会见。以下是陈家坪妻子无法寄出的信。 亲爱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带走七十天的日子。距离上一次写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我似乎越来越衰竭,然后是无穷无尽的忙,但是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似乎只有发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长长久久地发呆,没有人打扰地发呆,在这个发呆的状态中,把一团乱麻一样的思绪,整理得如同无数团乱麻。 他们总是说,你快要回家了。一个“快”字,...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失踪,一次又一次的监禁和酷刑,高智晟没有屈服。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记录他的遭遇,记录他人的不幸,并控诉这个政权的荒谬和野蛮。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写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封关于法轮功问题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当时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国人对此问题噤若寒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律师为此公开呼吁,必定冒着极大的风险,需要非凡的勇气。我因此记住了这个律师的名字:高智晟。 当时维权运动刚刚起步,活跃的维权律师全国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认识高律师。不过当时那封公开信的风险难以评估,他随时可能被捕入狱。...
从七年前刑辩大咖欢聚一堂一腔热血提出“刑辩十策”以推动法治到后来纷纷被中共十面埋伏变成“律师后”,陈建刚清点当年理想并历数中共打压维权律师的种种卑劣手段,罄竹难书。 以下为陈建刚律师惠寄并由中国人权编辑的《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与灯塔国的差距 前几日参加台湾央广广播节目,谈论唐吉田、刘巍二位律师被中国政府吊销律师证十周年的事情,同时回顾十年之间中国司法、人权状况的变化。了解到台湾律师执业的一点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师证,这几乎就是终生的职业,政府不会吊销证件,更没有所谓的年检、考核之类。律师在国家机关面前也是受到职业的保护,比如,即便在几十年前美丽岛案件的时候,...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刘巍被吊销律师执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刘巍号召北京律师参与律师协会直选,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陈建刚为此撰文,回忆跟唐吉田的相识相知及自己从商业律师转型为人权律师的过程,指出中共对人权律师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师们因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的第十个年头,许多律师在撰文纪念之时也在提及当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学业,又要学习英语,事烦人懒,本来想逃责,但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都是我熟识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师,过从几乎贯穿我律师执业的整个过程。想想我还是要写一点故事,算是举轻明重,抛砖引玉。...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服刑期满出狱后被送到济南遭强制“隔离检疫”,但14天隔离期满后仍不能回京与妻儿团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发微信说,4月23日上午她到圣井派出所问警察:“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警察说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于他改造,并说“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说白了,王全璋还算是在服刑”。警察还对王全秀说:“你们在网上发些东西对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内容如下 : 我陪着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着,我一想起来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圣井派出所,想找所长问清楚: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警察说明来意后,他就说向领导汇报。我等了半小时,所长没来,...

页面

订阅 律师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