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New!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New!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惨案31周年。我们不会忘记31年前的惨案。和平时期,中国政府出动标榜为“人民子弟兵”的国家军事力量,动用坦克、装甲车在十里长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军队无视站在马路边上的人群随意开枪,甚至当学生撤出天安门广场在西单六部口,军队先喷射含有抑制人神经作用的毒瓦斯让人们失去意识并出动坦克碾压人群。这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面举世罕见,绝无仅有! 1989年的学生运动从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镇压,学生们始终保持着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与政府对话。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学生外,...
New!
——六四已经在香港开始了。杀戮在悄悄蔓延。这个时代的武装镇压,采取的不会是坦克上街。这个时代的六四,是把一个主要镇压事件分散成无数个看似更小的事件。实际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规战,是主战场的硬碰硬,那么当代的镇压,模式就是恐怖主义,就是逐渐升级、分散化。
New!
——“六四”三十一周年来临前夕,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发起“六四三十一年”公开信联署行动,呼吁年轻一代继承八九民运对民主价值的追求,同时表示不承认中国政府执政地位,强调人民有选择的权力。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京部分难属提前举行了2020年新春聚会活动。难属们回顾了2019年纪念“六四”惨案三十周年的活动情况,还特别提到尤维洁自提供家庭地址后几年来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给难属寄来圣诞卡之事。难属们表示,虽然随着岁月流逝,他们正在逐渐老去,但是信念不会改变,将继续坚守“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不会退缩。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难属和一位伤残者因病去世,迄今为止共有59位难属和伤残者离世。看着这些被无辜打死的年轻生命,看着这几位为寻求正义和为亲人讨回公道而坚守三十年,耗尽生命、抱憾离世的老人们,敢问中国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对于1989年在首都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还要沉默多久?!这一以政府行为,动用军队,蔑视生命,滥杀无辜,严重践踏人权的罪行什么时候才能依法昭示于天下?!
“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復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中共处理内乱问题,事事都要归咎于“国外敌对势力”。香港2019年长达半年的英勇抗争,从反送中到反中共,从和平示威到暴力对抗,其激烈程度,在共产党统治底下的记录,只有1956年匈牙利起义可比。香港不屈的雨伞革命显示人民已经准备好,单等纳吉这类从堡垒中突破的人物出现。
给港府撑腰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最丑恶最虚伪的独裁政权。它拥有集中在国家机器或少数权贵手中的巨大财富,拥有强大武装力量,拥有精密科技去监控人民。回顾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西柏林演讲时喊出“我是柏林人”的口号,而现在他们都喊:“我是香港人。”这也许就是香港人的力量所在。香港从来就属于自由世界的一分子。

页面

订阅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