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New!
——我们要感谢王全璋律师的勇敢和执着,他仍然在为人权事业而抗争。说出罪恶是实现正义的第一步。同时我想要再次强调,罪恶不仅在于它发生了,而且在于它每天重复地发生。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无数的看守所、审讯室、监狱、劳改农场和黑监狱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酷刑。
New!
——自中共在上月宣布以后,我必须避险,不再各种国际连结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继续日常反抗,继续国际线,就是自己实践的抉择。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际,即使绝非易事,也要尝试肩担得起这个重任,在国安法正式来袭香港前的倒数日子,把握每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力挽狂澜。
——有一批人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谨向陈西、刘贤斌等八九守灵人致以崇高敬礼!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破坏,联合国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美洲人权委员会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新闻自由代表发表了联合声明。 原文: https://www.ohchr.org/EN/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5729&LangID=E 国际专家联合声明:各国政府必须促进和保护在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 )大流行期间信息的获取和自由流通 中国人权翻译 日内瓦/华盛顿/维也纳(2020年3月19日)——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破坏,...
《囚室哀思》写于一九六三年。这篇散文深情地表达了她对以美国民主和美国政治家为代表的自由这种人类共同价值和世界文明方向的强烈共鸣和高度认同。对人类普遍价值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
纵观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近代史,国家改革成功的标志在于法治的确立。所有的社会矛盾、民族的冲突需要遵循法治的程序,人有反抗压迫包括革命的权利,在历史的一定阶段是合理的,但回过头来总结历史经验,以后解决矛盾不能再走那条路。
中国政府依靠对国内的镇压来保持其政权,认为人权是对其生存的一种威胁。而它的这种反应正日益对全球保障人权体系的存在构成威胁。其结果是构建了一个奥威尔式高科技监视系统和一个复杂的互联网审查系统,以监视和压制任何对它的公开批评。中国政府对全球人权体系实施我们从未见过的最强烈攻击。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今天人民已经越来越觉醒了,西方人的看法也在迅速地转变,很少人再相信狼可以吃草,披上一张羊皮就可以发善心。有人批评这是一个越来越黑暗的时代,我倒觉得这是一个正义在觉醒的时代。让我们大家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等待黎明的到来吧。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