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控制

习近平认为最新的技术手段已经令他有把握完全控制住局面。通过“学习强国”软件全面操控基层的思想和舆论空间,习正式开启了中国的“冷文革”时代。不过,信息开放环境下的“冷文革”,能催化更多人独立思考和学习,有助于激发中国人最缺乏的政治想象力。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此次事件是近年来中共对单一教会的迫害最为剧烈、抓捕人数最多的一次,是中国的宗教迫害和人权倒退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是中共打压教会和整个公民社会的“大棋局”中的一个重要步骤。中共的所作所为证明它就是超越纳粹德国的“邪恶帝国”。
在今天的国会听证会上,面对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名成员提出的关于谷歌备受争议的“蜻蜓”项目一事——旨在满足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而开发的搜索引擎项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再三声明:“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启动搜索引擎的计划”,但承认有100多名谷歌工程师一直在研究测试版。 当议员大卫·希西林恩追问谷歌是否会“在你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期间在中国启动审查或监视工具”时,皮查伊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探索让用户获取信息的可能性……我们将非常深思熟虑,并将在取得进展的过程中让各方广泛参与。” 换句话说,皮查伊并不排除谷歌在未来某个时候在中国启动审查版的搜索引擎。但是,将引入这样的搜索引擎定义为让用户“...
人权观察 和 大赦国际 发起、 中国人权 及其他70个非政府组织联署发表致谷歌的公开信,敦促谷歌放弃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 OPEN LETTER: RESPONSE TO GOOGLE on PROJECT DRAGONFLY, CHINA AND HUMAN RIGHTS To: Sundar Picha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ogle Inc cc: Ben Gom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Kent Walker,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Affairs;...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
值此八面来风时节,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何其愚妄,何其滑稽。毕竟,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适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同名公号被屏蔽后,引起许多读者关切,还有人问资老师是否还活着。现在可以告慰诸君,我安然无恙,毛发未损。我原来懒得起别名,坐不改名立不改姓,就用实名。但是如今原来的同名公号被迫放弃,只得另起新名,以"斗室天下"为新公号名。再次祝贺中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018年汉堡“中国时代”另一种声音(之二) 2018年汉堡“中国时代”,通过各种媒体与网络宣传阳光的一面,德国“被胁迫民族协会”(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会长乌尔里希·得利厄斯(Ulrich Delius)谈了他对中国的大数据库、新媒体、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看法。 德国“被胁迫民族协会”,成立于1970年,至今已存在48年了。该组织主要的理念和目标是援助一切因语言、种族、宗教而受到歧视及迫害的少数民族,特别是“民族屠杀”(Genocide),被驱赶民族等受害的族裔。当初从尼日利亚独立出来的比亚法拉(Biafra)只存在了3年(1967-1970),...
中共政权被列入公安编制的网络警察早在数年前即已经从幕后走向前台,全国各省、市、区公安厅、局统一标识为“网警巡查执法”的微博、微信和百度贴吧账号早已经上线。近二年随着网络监控的力度加大和深入,中共公安扩充了大量的网络监控从业人员,有些退伍、没有工作的青年被选入公安系统做临时网警。

页面

订阅 信息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