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此次事件是近年来中共对单一教会的迫害最为剧烈、抓捕人数最多的一次,是中国的宗教迫害和人权倒退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是中共打压教会和整个公民社会的“大棋局”中的一个重要步骤。中共的所作所为证明它就是超越纳粹德国的“邪恶帝国”。
当此《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作为普世价值中国化的《零八宪章》是历史无法绕开的门槛,是中华民族步入现代文明的必经之路。所以,一切对民族与自身有责任与担当的人士,都应努力起来为中国实现普世价值而奋斗!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张海涛非常平静地跟我们说:“共产党的话你能信吗?已判19年,10年也是从轻,一年也是从轻,牠还有10年的命吗?我何必要去争取这个从轻呢?”“牠还有10年的命吗?”在我的心里共鸣。我不仅放弃了劝他妥协的念头,反而坚定支持其坚守和不认罪的选择。
陈卫、陈兵系同卵双胞胎兄弟,无论正面、背影、侧面、坐立行走的姿态甚至举手投足都一模一样。尽管各自成家,兄弟二人仍不由自主选择同样的装束,点同样口味的饭菜。最重要的,是这兄弟二人信奉同样的价值理念,有着心有灵犀的共同追求。
在现行体制下,由于政治权力缺乏必要的约束,政府不但可以任意开征税费,而且还可随意增发货币,由此造成的后果,就是有权者对无权者长年累月的财富掠夺。如果说政治权力被少数人垄断的前现代政治体制,是各种社会危机不断涌现和激化的根源,那么,开启面向现代民主体制的政治转型进程,就是缓解和消除各种社会危机的必由之路。
晓波先生的生前与身后的中国面临的课题仍然是如何在中国落实普世价值。没有敌人的晓波先生被敌人所害死的事实昭示着普世价值中国化的艰巨。那么今后如何完成晓波未竟的事业,就是一切纪念晓波活动时要回答的问题。
维权的道路非常艰辛,你也是幸运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们在关注你。我在为你努力的维权路上也并不孤独。非常感谢大家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与帮助。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
三年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难卓绝信念坚定。不知道还在监牢里的人在思考什么?甚至还能思考吗?愿他们也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脱离苦海!更希望我们的十亿同胞能活出人的尊严,能享受现代的文明。
刘晓波作为一个反抗中国专制权力的民主异议人士,意识到崛起的中国强权可能会抹去受害者的遗产,但他仍然对中国的民主前景充满希望,他看到了如此体制的脆弱性:当人们决定对它“反抗到底”时,“专制主义再残暴也不会长久。”

页面

订阅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