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教育

——现年64岁的郭于华是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她的学术研究主要关注中国底层社会,包括农民工、失业下岗工人、劳工维权等。她的微博被封了80个号,微信被封了五个。但她还是要发声:“虽然也害怕,虽然也软弱,但是我还得站着,我就不能跪下。”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香港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人的自主意识和道德意识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也会顽强生长,并努力守护人的尊严。人的善良本性,是黑暗中的光。我们活在世界之中,而不是世界之外。我们认真生活,执着对错,身体力行,我们就在完善自己,同时在改变世界。
在中国,但凡历史倒退的时代,都具有反智的特点,而反智时代的一个标志性现象则是思想警察盛行,对知识分子以言治罪。人们会记住今天的中国,记住那些出卖师长和灵魂的小丑,更会将那个正在将中国的大学生们推向堕落深渊的思想专制制度永远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唐云后注:此生最为耻辱的写作!文章以羞辱自己为能事,以期换来当权者的半点怜悯或者手下留情,是当今知识分子脊骨被打断之明证!为警示后人,我不避自我再度羞辱,贴出文章,让大家知道,任何和解的路径其实早就堵死了,以自轻自贱的方式依然不可能获得半点认同!
习近平公然与良知为敌,在他治下的以言治罪和迫害知识分子的案例,远远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甚至与毛泽东有得一拼。习近平当局已经严重超越了改革四十年来中共执政的底线。在他的愚蠢而又胆怯的执政下,中国知识界和思想界将进入黑暗时代。
新“坑儒”运动或新“文革”运动已经开始了,而且来势汹汹,短期内将一发难收。收抬了记者、律师,现在来收拾教师,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儿。高级黑不一定是坏事,这个荒诞时代的黑色幽默笑话真多:浪汉讲几句话就晋升为大师,大师讲几句话就贬谪为流浪汉。
当一个不得人心的领导人和他的政权违反常识地开历史倒车的时候,需要的只是民众的恐惧和服从,而民众却只有无可奈何地服从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胆地将绝大多数民众心中的不满和恐惧公开表达出来,它就会迅速变成统治者的恐惧。
告密制度,是与专制制度紧密相连的,独裁专制越是威烈的国家,告密制度越是盛行。高校的“信息员”制度发展也日新月异。在课堂上最后一点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意志被剿杀后、在最后几个坚持说真话的教师被清除后,会被培养成什么“人才”?
中华文化是一种奴性文化,早已经沦落为统治阶级奴役人民精神的工具,成为麻醉人民精神的麻醉药。奴性的文化浸泡出奴性的国民,可以概括为三个主要的特征:一是缺乏独立思想,二是缺乏平等精神,三是对权力顶礼膜拜。

页面

订阅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