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异议人士

New!
——7月,美国对中共的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个政策得到了两党高度一致的支持,不可能因为选举的原因导致政策转变。中共利用武汉肺炎大流行而加强的战狼外交,也在这个新形势下放慢了脚步。这是在观望犹豫,在等待美国大选出现中共所希望的结果。
——晓波写过一篇文章《超越始于恐惧》,承认恐惧,并进一步论证人类为了摆脱恐惧,才去超越的,没有恐惧,人类就只能平庸。中华民族自“六四”后真是被恐惧魇住了。如今这个“丧魂失魄”的民族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胆”了。这一点,正是刘晓波存在的历史意义。
今天,我们和你们——广大的民众都有责任和义务,发出强烈的呼声:以法治国,停止以言治罪!一起来追问:张冬宁、丁家喜、张忠顺等,以及无数的网民,何罪之有?一起来追问:高智晟在哪里?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快要来了。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我们讲得越有道理,他们的故事也就越编不下去。他们越是编不下去,我们越是危险。我们越是危险,我们越是不能放弃。只要我们坚持,我相信不远处就是黎明。今夜平安,向所有远在天涯海角的读友们道一声祝愿:好好活下去,希望在向我们走来,喷薄而出的日光会照亮我们的脸。
中国正在成为这个世界的噩梦。愿主基督在中国的教会,能以忍耐、信心、怜悯和勇气,在恩惠的福音里,陪伴未来的社会转型。我和教会的长老们,绝不介入和从事任何政治活动,绝不惧怕任何政治势力的淫威,也绝不回避对任何政治罪恶的指控。
作为一个异议作家,一个曾经推崇胡适式的渐进改良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很早就以他犀利的观点和言辞在公知圈名气很大,人称“冉匪”。冉云飞的受洗见证曾被广泛转发,在公知圈子掀起一阵涟漪。熟悉他的朋友却看见了他因为生命的翻转而怎样祝福了他的家人、邻舍和更多的人。
甘肃镇原县图书馆对“含有倾向性”的书籍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销毁,场面小得不值一提。但是,正是焚书这一具有沉痛的历史寓意行为和安静和谐的日常生活化场景,描绘了中国从未停止思想审查、言论管制和镇压异议人士的政治现实,让人们感到不寒而栗。
天水是一位博学多才,很有个人修养,具有人格高尚品德的人。他为人谦虚,处理事情雷厉风行,爱憎分明,有情有义。在天水逝世两周年之际,我们永远不要忘记,那些为中国运动而英勇献身,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先驱们,我们的心永远与他们紧紧在一起,他们将在我们的心中永恒!
在监狱服刑的7年中,陈子明转来的300美元是唯一的一笔救助款,使我感到了无限的温暖,这股暖流一直延续到今天!如果没有陈子明,我当年死在监狱里或许都没人知道——尽管那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因此我感谢子明兄!

页面

订阅 异议人士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