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腐败

今天中国局势已经回到毛泽东的狂热及其文革重演的闹剧。而这种闹剧正是中国深陷在转型陷阱中的侧影。中国四十年来的改革都是民生层面的改革,而仅仅停留于民生改革,若无民权的保障,一切都是虚幻,改革成果必然得而复失。所以,中国现在急需进入旨在落实民权的改革时代。
阿Q子孙的伟大复兴梦,不过是秦始皇吞并梦的翻版,德日纳粹后发优势争霸世界梦的再现。什么时代了?怎么总是从专制王国生发出腐恶得发霉生嗅的老梦,做点真正现代民族复兴梦,才是出路!阿Q们从土谷祠睡进中南海的复兴梦,那些腐朽、荒唐的设想不改,绝对是噩梦!
以“六四”镇压为标志,党专政以政变为自己开辟道路,强硬地扭转了改革开放的方向。它仍然对市场经济显示出开放姿态,实则,它倾注心血于所谓“治理现代化”,而所谓“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所当然被人们称之为“党国社会主义”。
新“坑儒”运动或新“文革”运动已经开始了,而且来势汹汹,短期内将一发难收。收抬了记者、律师,现在来收拾教师,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儿。高级黑不一定是坏事,这个荒诞时代的黑色幽默笑话真多:浪汉讲几句话就晋升为大师,大师讲几句话就贬谪为流浪汉。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由新闻自由所表征的公众舆论监督权,成了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权力之外的第四种权力。新闻自由与正义的实现密不可分;新闻自由也是其它一切自由和安全的保障。国人当不难明白:有了新闻自由,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才有真正的保障。
惟躁动不安之元,草木峥嵘之月,血雨腥风之日,西闲园草芥,默点心香一柱,遥祭故国死不瞑目之冤魂。
六四屠杀埋下不稳定的祸根,年年维稳费超军费了,仍难稳定。面对"64"三十周年,屠杀者政权更是风声鹤唳的惊恐,新疆上百万维族等少数民族如犹太民族关进纳粹式集中营,维稳维到袭用纳粹暴力方式了,他们的维稳巳是制造着不稳定,64后这30年,只见他们越维稳,越穷途末路矣!
今日中国,从国家到地方,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千人公民起诉当事人向各位代表发出呼吁,请摒弃歌功颂德陋习,履行代表职责,质询公权执掌者“最大腐败”谁负责?
如果像小鲁这样的顶级二代人物彻底脱离体制,拒绝体制给与的任何利益,并且成为彻底的体制反对派的话,他们将立刻会被体制视为敌对者或颠覆者,他们将受到严厉打压甚至迫害,反过来,他们的影响将比同类的草根人物大出很多倍,名垂青史。可惜,中国目前还产生不了这样的人物。
中国政治的当务之急是尽早实现从一党专政到宪政民主的宪政转型以及与此相随的道德重建,这也是中国政治在经历了党国体制干扰近一个世纪之后,回过头来再补课,完成“古今之变”的历史任务。宪政转型的主旨,无疑是要解决政府权力来源或国家政权合法性问题。

页面

订阅 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