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参与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香港政府是导致暴力行为出现和升级的主要推手。如果自由世界继续纵容,人类将会被迫面对一个比希特勒法西斯更邪恶、更有控制技巧的政权,那将是全人类的的灾难。香港的绝大多数人已经丢掉了对中国政府的幻想,他们在进行捍卫自由、法治的最后决战,这个决战不仅在街头,更在人们的心头!
这是一场持久战。我对政权不抱希望,但是对香港民众怀有希望。我相信,当100万甚至三分之一的香港市民加入这场抗争,政府就无法视而不见。我们正在期待一个奇迹,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民众这次更多是自发行动,靠自己显示出民众的力量。香港人变得更为投入,愿意做出更多牺牲,我们民众的声音开始让政权感到惧怕。
修例的失败充分表明了北京在香港所面临的核心困境。北京希望对香港保持全部控制权,不允许在这片半自治的领土上实行全面的民主。由于没有民主,接连几届香港政府都因低估或忽视公众的担忧而陷入政治危机,年轻人可能会产生这样一种印象:暴力抗议是阻止不受欢迎的政策举措的唯一途径。
6月14日晚,香港中环遮打花园举行了“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现场聚集了六千多位父母,反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前天公开提出的“妈妈论”,他们喊出“我要年轻人同行”、“爱护下一代”、“不要开枪”、“孩子 你不是暴徒”的口号,力挺香港年轻人。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蔡玉萍代表宣读声明,指警方粗暴攻击和平示威的年轻人,令妈妈心碎,她比喻这群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母亲,有点像天安门母亲,但不希望子女的下场和当年的学生一样。
拼命反抗、尽力保护,这正正出于你们爱香港的心。香港的年轻人,你们值得拥有更好的成长地方,你们并不是特首口中任性的孩子,更不是暴徒。而她也绝不是她口中的所谓「母亲」。我希望以一位母亲的身份向香港的年轻人说一声「谢谢」。
中共在2016至2017年,雷厉风行打击了一整个世代的政治权利,将他们进入体制改革香港的希望掐碎。《引渡条例》除了侵害香港人不受恐惧的自由,也极可能改变国际对香港的处理,即影响香港的经济格局,这些都触发了一般阶层的年轻人的强烈焦虑,他们还要在香港渡过漫漫长夜,这是他们的切身问题。
港人有“不自由毋宁死”的意志。港人到了最后一搏的时候了,国际社会也是救港人于水火的最后时刻。香港如果全面沦陷,那是民主自由的沦陷。救救香港!
我和其他抗争者为当日公民抗命而身系狱中,但我们没有因此忘记自己对和平、非暴力的直接行动的信念。送中恶法一旦通过,香港倒退的程度定必比现时更坏。非暴力直接行动,绝对不能保证拉倒恶法,但可以鼓励士气,继而增加民间的议价筹码,为运动创造更多空间。
三十年转眼过去,但对于香港人,中共当年以军队血腥铲平一场民主运动确是忘也忘不了。历史过去了却并未成空,悲壮的民运已走出1989年的历史原点。三十年来,香港人不但从不间断为六四努力不懈守住真相,更活出那年那月那地那些热爱自由民主者的诚心挚意。

页面

订阅 公民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