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文生

New!
2015年7月9日中共当局展开对律师的全面镇压,被称为709事件,其行动和影响持续至今。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声援在押的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郝劲松、戈觉平等人,赞赏他们作为律师和公民为了人权事业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谴责中共政府剥夺当事人通信和会见权利等违法行为。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声明 许志永、丁家喜是中国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中国公民运动以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建立为宗旨,长期不懈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而努力,主要有推动农民工受教育平权等。 据此前公开的信息以及相关当事人的介绍,我们得知2019年12月初许志永、...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两年多,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下文为许艳总结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的第八份维权清单 2020年2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针对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刘明伟法官,超期羁押、久拖不判问题,进行了投诉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停止违法与不人道的超期羁押、久拖不判行为,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020年2月22日,许艳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其妻许艳在下文中再度为丈夫发出呼吁。文章说,余文生律师曾在2018年“两会”前提岀修改宪法的建议,现在第三个“两会”都召开了,他却仍然被非法羁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至今没有判决,家人一直无法得知余文生被关在哪里、有没有遭到酷刑、身体状况怎样。文章还介绍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长环境,及他如何成为维权律师,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销执照的经历。许艳也讲述了自己为丈夫维权而遭迫害的经历。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余文生案,呼吁中国当局依法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北京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致信北京市市长和7位副市长及市政府秘书长,请求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对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给予保护与营救。信中说,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北京市国保人员强行带走,后被带到江苏徐州关押;案件于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师被严重超期羁押,在关押期间从未被允许会见律师,家人不知其死活。许艳请求这些官员“当官能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调查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情况、有没有遭到酷刑,并请给予家属答复。2、明确要求江苏省徐州市政府立即无罪释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3、...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人权律师作为自由、民主、秩序、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坚定捍卫者,我们将坦然面对执政当局的打压、迫害、囚禁甚至判刑,我们坚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肆意践踏法治和侵犯人权的沉渣余孽必定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恐怖的日子从2015年7月9日到今天整整四周年。四年了,我们的心仍在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互相扶持、一起走向这条艰难的路!
维权的道路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我会坚持下去。我祈祷余文生律师不要遭到酷刑;要求中国司法机关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页面

订阅 余文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