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92期 第 4篇文章 2009-5-28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六四”周年】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

  姜亚群,男,70岁左右,“六四”后因“放火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3年底从一监转到二监服刑。未婚,家里无亲属。目前姜亚群在延庆监狱服刑,余刑尚有5年左右。

  苗德顺,男,45岁左右,“六四”后因“放火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捕前住五棵松一带,未婚。1990年4月在一监服刑时查出患病毒性肝炎(当时同住一个监室的还有3个肝炎患者:高鸿卫、于文、杨光辉,均是“暴徒”)。1993年底从一监转到二监,由于不认罪,被监狱定为“反改造尖子”。1992年从“死缓”改为无期,一般情况下两三年即可减为有期徒刑,但他却等了5年,原因就在于他不认罪,直至1997年他才被从无期改为20年。苗德顺性格倔犟,为不给家里添麻烦,1997年他父母去监狱看他,他不见,后来家里就不再去了。由于抗拒改造、拒绝参加劳动改造,经常被狱警电击,最多一次有4个队长用警棍电他,但从没听到他向队长求过一声饶。在监狱里,苗德顺、石学之和刘权(50多岁,“六四”后因流氓罪被判15年,2006年刑满释放,至今刘权的头上还有一个坑,是被戒严部队用枪托子砸的)被公认为监狱里最顽强的。目前苗德顺在延庆监狱服刑,余刑至少在8年以上。

  石学之,男,70岁左右,“六四”后因“放火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0年12月从一监转到二监,1993年4月从无期改为有期徒刑16年6个月。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夏,石学之所在的中队(七中队)承接了北京乳胶厂出口美国的乳胶手套的活儿,石学之用中、英文写了许多纸条,放进手套里,纸条上写着:“自由民主万岁”、“自由救中国”、“请好心人转告海外民运人士救救我们”等。后来被发现,被关禁闭,手铐脚镣加身,手脚用一副铐子连上。当年50多岁的石学之被3、4个警察踩着,另外5个警察用电警棍电击,每次都在半个小时以上,电击的部位集中在阴部、腋下、脖子和脸部,阴毛都被电焦了,石学之从没向警察求过一声饶,痛苦到极点时,他只是本能地“啊、啊”叫几声。在3个多月的禁闭中,石学之经常被提回中队进行电击,狱方以此来威慑其他囚犯。因为年龄大,1998年从二监转到延庆监狱。目前石学之在延庆监狱服刑,今年年底前释放。

  宋凯,男,50岁出头,“六四”后因“反革命伤害罪”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6月4日在人民医院门口,张宝生(当年15岁,判刑10年)、常 景强、宋凯等许多北京市民截获一辆军用救护车,大家从车上把一个当兵的(王玉文,当年被授予“共和国卫士”)拽了下来,王玉文遭到众殴,宋凯将一个水桶扣在王玉文的头上,理由是怕把当兵的打坏了。宋凯被捕后在丰盛派出所内被几十名戒严部队暴打,后腰被打坏了,留下终身残疾,走路时往前探着走。1992年时家里曾花钱为其保外,但没能成功。宋凯被捕前住在西城区砖塔胡同,捕后不久离异。宋凯1993年底从一监转到二监,1998年转到延庆监狱。目前宋凯在延庆监狱服刑,余刑1至2年。

  孙立勇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