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92期 第 2篇文章 2009-5-28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热门话题】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

  中共从1949年执政起,到赵紫阳作为总书记被囚为止,已经彻底丧失了合法性。1989年6 月4日,当局血腥镇压北京学生民主运动,赵紫阳因表示无论如何也不担任镇压学生的总书记,被指控反对“动乱”不力、“分裂党”而遭到废黜,被囚禁至死。

  2005年1月,赵紫阳在北京逝世。在长达15年的囚禁岁月里,他留下了一套录音谈话。“六四”20周年前夕,由美国西蒙舒斯特出版社出版,英文名字是《Prisoner of The State》(《国家的囚徒》),中文版的书名是《改革历程》。这部被称为“赵紫阳最后遗言”的回忆录,披露了中共高层在“六四”镇压中的秘辛,指决定戒严没有经过党内的合法程序,完全是邓小平一人拍的板。1989年6月3日夜里,赵紫阳在家中的院子里听到城内密集的枪声,意识到一场震惊世界的悲剧终于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赵紫阳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被推选为总书记,他推崇民主,决定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重大情况让人们知道,重大问题经人们讨论”。赵紫阳在回忆录中赞扬西方的民主制度,认为中国应该循序渐进地迈向民主,如果不朝西方的议会民主发展,不推动新闻自由,就无法解决腐败及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

  赵紫阳回忆录的另一个重点是解构了邓小平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神话。面对毛泽东死后扔下的烂摊子,邓小平知道改革必行,但不知从何改起。囿于长期从事政治工作的经历,邓并没有提出一整套改革方略,在开出来的药方里,还是在“坚持党的领导”、“艰苦奋斗”、“又红又专”上打转转。

  赵紫阳在四川探寻改革之路,启发了邓小平。赵紫阳出道之时,国家正处于“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边缘”。1975年,赵紫阳出任四川省委书记,从1978年起在四川进行城乡经济体制改革试点,在农村扩大农民自主权,在城市扩大企业自主权,这样的试点颇得民心,乃至民间流传“要吃粮,找紫阳”的民谣。这后来发展演变成“改革开放”。

  邓小平讲政治,赵紫阳讲经济,一开始两人合作很好,但最终分道扬镳。进入中央工作后,赵紫阳探索体制改革,提出“经济效益”,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煞费苦心地用“商品经济”替代“市场经济”,一点点扩大市场经济的成分,走出了一条体制改革之路。赵紫阳功不可没。

  邓小平与赵紫阳在如何处理“八九”学潮的问题上发生正面沖突。邓主张调集军队镇压;赵主张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老百姓最关心的腐败问题和民主问题,同时在深化经济改革的同时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引导全社会把注意力集中到改革上来。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麦克法夸尔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工程师实际上应该是赵紫阳,而不是邓小平。鲍彤之子鲍朴在《国家的囚犯》一书的后记中写道:这份回忆录音是赵紫阳留给后人的遗产,将证明他不会被历史遗忘。

  周天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