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24期 第 4篇文章 2006-1-26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网文选登】 赵紫阳逝世周年故居凭吊(一)

  富强胡同六号,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这个本不为外人所知的宅院,随其主人、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去世而闻名于世。“六四”后,他和夫人梁伯琪被软禁在这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16个春秋。现在,这里不仅成为人们络绎前来表达对赵悼念缅怀的场所,也成了让当局不安和头痛的地方。在赵紫阳辞世一周年之际,多维社记者来到富强胡同六号进行凭吊。

2005年1月17日凌晨7点01分,赵紫阳离开了人世。在故居书房乳白色柱子上挂着的红木挂钟上,时针永远指着这一刻。对于住在富强胡同六号院里的人来说,整个世界就是在这刻骨铭心的一瞬间定格,用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那句五味俱全的话来说,“他终于自由了”。

在平常的日子前来,富强胡同口冷清而空旷,仿佛不会再有紧张和诡秘的气氛,没有人驻足,多朝这条胡同里看一眼。但当局“外松内紧”的感觉挥之不去。六号大门口,一侧悬着北京市人民政府于1986年立的“文物保护单位”四合院的牌子,另一侧挂着“非开放单位,谢绝参观”的牌子。

家人告诉多维,赵紫阳去世之后,监视稍有放松,大批警卫调走,这里就留下两人值班。但是,从赵紫阳去世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到“六四”那段日子,这里真称得上如临大敌。据说清明节那天大门两侧和中间各站一名气势逼人的便衣,对面站着三名武警,胡同中隔不远就有一名便衣来回逡巡,胡同口马路上停有十多辆警方车辆,随时待命。许多来悼念慰问的访客,被反复盘查甚至阻挠。

记者走进赵紫阳生前专用的书房。这里仍然兼作灵堂,迎面墙上,以深红的天鹅绒衬底,依旧悬挂着他双手叉腰、生气勃勃的遗像,系着黑纱,下面簇拥着苍绿的冬青、明黄的菊花。两边墙上垂下写在白缎上的两副挽联:“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能作您的儿女是 我们毕生的荣耀”。

据悉,挽联上本来写的是“能做你的子女是我们今生的荣幸”,后来,王雁南收到鲍彤女儿的手机短信,说:这副挽联非常好,但鲍彤建议改两个字:“今生”改成“毕生”,“荣幸”改成“荣耀”。家人信任曾多年担任父亲秘书的鲍彤的文字功底,立即改了过来。

书房已经基本上恢复了他在世时的格局旧貌。宽大的办公桌上,杂志资料、笔筒、台历、放大镜、茶杯、镇纸、字典和遥控器……都按照他生前的习惯摆放得井井有条,最突出的位置是他与长孙女少年时的一帧合影──长孙女十几岁就到美国自费留学,吃过很多苦,是赵紫阳晚年最为牵挂的孩子之一。

书桌旁是一张宽大的皮躺椅,头部位置满布着坑坑凹凹,家人介绍,那是他戴呼吸器留下的痕迹。躺椅旁的小车上大大小小的药瓶,默默地记录着他晚年与病魔抗争的日子;茶几上则是孩子们和小狗“Lucky”、“肥肥”的照片,这些是他精神上的营养品,用以排遣寂寞、寄托思绪。

书桌对面,靠墙放着电视机、录像机和DVD播放机。赵紫阳在被软禁期间,因为不被允许看文件,也不给他提供有关资料来写回忆录,只能靠观看电视连续剧打发时光。对这些电器的各种功能,他比小辈更熟,常常帮子女们录下他们想看的电视节目。据说他还曾雄心勃勃要学电脑呢。记者没有在书房里发现一部电话。

站在书房门口向外仰望,右边院外一栋四层红砖楼房从高处俯视着富强胡同六号的院落。家人告诉记者, 那是国家安全部XX处。赵紫阳生前常常在这院子里闲坐憩息,或者侍弄花草,都被拥有各种摄录设备、日夜轮班紧盯的安全人员看在眼里;来访宾客的一举一动自然也尽收眼底。

  吴啸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